西安事变后,张学良为什么一定要去送蒋介石?

国际新闻 阅读(1354)

  “西安事变”的发生,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九一八”以后,明白人都知道日本要侵略中国了,共产党积极调整自己的政策,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抗日力量,爆发点落在张学良身上也是正常的。

  

  张学良和周恩来(彩绘)

  周恩来见张学良,进行了坦率的交流。张学良说他感觉蒋还是有抗日的可能性的,蒋的错误就在“攘外必先安内”,所以他想逼蒋抗日,周恩来表示基本同意。这就是“西安事变”的内因。

  不光是北方军阀响应共产党的抗日呼吁,广东的陈济棠和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也打出“北上抗日”的旗帜,出兵湖南,被称为“两广事变”。这表明,蒋介石不抗日,全中国不再有什么势力会将他视作领袖了。

  

  战火下的儿童

  要说蒋介石绝对不想抗日也不准确,蒋介石只是固执地认为他能很快灭了共产党,然后再抗日。因为蒋介石也知道,日本人严重威胁着他的统治地位,土地丢了,人民丢了,面子早就没有了,这些都不要,只要利益,可是利益也快没有了,蒋介石自己不去抗日,却指望靠着外国列强出面调停,这样的算盘只能以无言来表达。

  对日本狼来讲,到嘴的肉不吃是罪过。朝鲜没了,那是清廷贵族的错,东北丢了,一多半责任在蒋介石,华北要是丢了,蒋介石就成了南宋小朝廷,还能往哪里退?再退就没有代表中国的资格了。

  

  战火下的儿童

  不得不承认,此时毕竟还是蒋介石的力量最大,“两广事变”被蒋介石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封官、给钱再加军事威胁,老一套依然有效,这也没有办法,一物降一物,蒋介石对付军阀有一套。蒋介石收拾了南方军阀,认为又可以腾出手来集中力量对付红军和共产党了,此时的毛泽东和红军在蒋介石看来只不过是漏网之鱼,枪少人少自然看不上。

  蒋介石真的没有想过要和共产党搞联合,抗日不抗日等以后再说,他要先灭了共产党。几年来他又搜刮了足够的钱,于是他又调集了30万军队准备“围剿”红军。12月4日,蒋介石带着他的手下大员飞抵西安,给张学良、杨虎城两个选项:A.听命令打红军;B.如不干,张带兵去福建,杨虎城去安徽,到那里歇着去。这一下把张、杨逼到绝境,A还是B,这不是个问题,但这两个都不是想要的答案,他们没有办法接受,他们选择了C。

  

  战火下的儿童

  原因很简单,张、杨痛哭流涕地向蒋介石“苦谏”,可蒋介石不相信眼泪。最后逼得张学良拔出枪的还是爱国的学生遭到机枪的威胁,学生们愿意以死请愿,蒋介石拒绝接见,他那担任警卫的侄子架起了机枪,下令再往前走,杀无赦。张学良夹在中间,两边都逼着张学良表明态度。

  张学良是一个花花公子,身上有诸多的毛病,甚至曾染上抽鸦片的恶习,纵然有万千缺点,他却保留着良知,他杀过人,却不愿意再看到学生们的血,他和蒋介石结拜为兄弟,可以坐享荣华富贵。他不会打仗,一枪不放丢了东北,但他却不愿意再背负卖国的罪名而苟活。

  蒋介石你去做你的政治家吧,你去做你的富翁吧,你为了利益什么都不要,而张学良不如你能干,但比你有血性,他敢于什么都不要,只要做一个中国人,他下了最后的决心。人无欲则刚,无求则强,张学良在杨虎城的帮助下,对蒋介石采取非常手段,实行“兵谏”。

  

  张学良、杨虎城、蒋介石

  12月12日凌晨,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扣留了蒋介石和陈诚、卫立煌、蒋鼎文等十多名军政要员,通电全国,提出停止内战等八项主张,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是中国黑暗时代的一道闪电,张、杨二人以自己的生命化作短暂的光芒,昭示了作为中国人的原则——外御其侮,也让人们看到了中国上层人士的丑恶嘴脸,看到这些当时的精英们面对中国的亡国灾难,依然热衷于内战的可耻行径。

  中国共产党事先并不知道“西安事变”将要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张、杨二人的能力应付不来,必须找高人商量,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抓到蒋介石后,张学良立刻致电毛泽东、周恩来,邀中共派人来西安共商大计。

  

  战火下的儿童

  突发事件彰显毛泽东的应急能力,他立即调动军队,出手相助,表明自己的立场,给张、杨明确的支持。同时派周恩来赶赴西安,协助张学良、杨虎城处理事变。

  此时蒋介石拿钱买来的这一帮狐朋狗友,个个做出义愤填膺之态,以党国不可接受如此大辱之决绝,摩拳擦掌要灭了张、杨,而不管蒋介石的死活,甚至暗地里希望蒋介石死了算了。何应钦跳得最高,要知道何应钦可是背着大汉奸的名声在蒋介石手下干活,真正救蒋介石的也就是蒋介石的老婆、小舅子和连襟,人活到这份儿上,也是很可怜的,可见钱买来的朋友靠不住。

  “西安事变”也是蒋介石人生的转折点,在此之前他的人生是上升的。但在抗日问题上的不积极,导致他的拥护者慢慢地离心离德,所有独立的、原来依附于他的派别无法再接受一个只热衷于打击自家兄弟,而对外寇一味退让的人来当自己的领袖。

  

  张学良

  从这一天起,蒋介石除了自己培养的靠着蒋介石过上好日子的一部分黄埔学生外,没有其他人再忠诚于他了。所以说蒋介石早就失败了,他是败在不积极抗日上了。这是中国历史的铁律,政府对内平庸一些关系不大,如果对外软弱了,就得不到人民的敬服。

  在一片喊杀张、杨声中,国民党中央军入潼关、逼渭南,张、杨只能防守反击,并请红军参战。红军南下延安一线接防,蒋鼎文由于和张学良关系最差,所以被最先释放回南京,以表示张、杨诚意,让他持蒋介石信令停止进攻和内战。

  宋子文到西安、宋美龄致函蒋介石劝蒋抗日、孔祥熙积极调和、汪精卫趁机想回国占便宜,一时间乱象纷呈。

  最让中国人深恶痛绝的则是日本外相声言:南京若与张、杨妥协,日本将不能坐视不管。翻译过来就是我是打你了,你要是想着还手,我接着扁死你。日本关东军发表声明,要求南京“反共防共”。这相当于进到你家的强盗,对你说,把你家的犟小子捆好了,以防他和我较劲。

  

  张学良

  蒋介石的南京政府活到这份儿上真是丢脸。共产党发出最强音,只要“停止一切内战,一致抗日”,蒋介石的自由将得以恢复,“西安事变”将和平解决。

  被捉住的蒋介石落到了国人皆曰可杀的地步,只有政治家知道蒋介石杀不得:因为最想蒋介石死的是日本人,积极想置蒋介石于死地的是他的部下和合作者。不希望他死的是张杨、苏联和共产党以及蒋介石的亲戚。

  好在主动权在不希望他死的这一边,所以张学良最紧张,最怕蒋介石死了,蒋介石死了,他就是中国大乱的罪魁祸首,他也活不成了,只有自杀谢罪了。

  

  父亲张作霖

  共产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即使喊杀也是谈判的筹码,现在需要的是叫蒋介石低头。各派力量开始较量,谈判。该出手的都出手了,该谈判的上场了。

  主要的谈判代表是蒋介石的一家子人宋美龄和宋子文,蒋介石死要面子,嚷嚷着不怕死,但我们从来不把蒋介石视作勇士,他只是一个赌徒,放蒋介石是有条件的,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宋美龄和宋子文对谈判的一些问题都作了明确的承诺。蒋介石没有签字画押,但肯定作了表示的。

  

  “西安事变”的最后结局十分具有戏剧性,张学良没有通知周恩来,直接放了蒋介石,为了谢罪他自己陪着蒋介石两口子飞离西安。从此他失去了自由,蒋介石父子关了他半个世纪,可见蒋介石有多恨他了。

  捉、放蒋介石这一幕成了中国近代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画面,议论和争论将长久持续,主要观点有三个:第一个是觉得毁了蒋介石的国势,他们的观点是蒋介石已经能彻底杀死共产党了,被张学良这么一搅和,彻底黄了。这一派属于立场偏颇、不顾事实,不过理由很充分,因为蒋介石就是这样认为的,他可以将失败推到张学良的身上,所以终身不释放张学良,并且把仇恨传至下一代。

  

  第二个是觉得张学良结局很冤,第三个是觉得共产党赚大了。说共产党赚大了,无非是两个原因,或是立场,或是不明白毛泽东必胜。我们重点说说张学良冤不冤,张学良不是冤,而是张学良没有办法,所以他急切的想把蒋介石送回去。

  首先是压力,张学良捉住蒋介石,逼迫蒋介石口头答应抗日,在张学良看来这就够了,这就能给自己的心灵解套了,对良心有了交代,捉住后的蒋介石成了烫手的山芋,张学良生怕有闪失,压力之大不是少帅能够扛住的,外有大军压境,内有无数人想着浑水摸鱼,他没有多少退路,所以压力之大是张学良行为失常的关键因素。

  

  中年

  后人常常认为张学良不该这么简单地放了蒋介石,这样做是没有政治眼光的幼稚,是看重义气而经验不足。张学良觉得闯下大祸需要自己弥补,亲自陪送蒋介石回南京,看上去没有政治智慧,其实是无路可走,彻底得罪蒋介石,逼迫蒋介石痛痛快快抗日,他会死得很惨,杨虎城就是证明。

  其次,很多人们没有意识到财力在这个过程起的作用。看上去张学良可以不去送蒋介石,而留在西安继续当他的少帅,事实上不可能。张学良在下决心去捉蒋介石时,军权已经丧失了,因为他的手下吃的是蒋介石的军饷。他听从蒋介石的命令,他的部队就有粮饷,他一不听蒋介石的,他的部队就没有粮饷。

  

  张学良晚年

  少帅手下的兵可不是共产党的兵,他们都是为了粮饷而卖命的,而张学良失去了东北地盘,就意味着他已经是蒋介石的一个兵了。真正想要成为军阀,不单单是手里有兵,而且得有地盘上的财力支撑。从丢掉东北的那一天起,少帅早就不是东北军的少帅了,而是一个叫张学良的高级打工仔了。

  许多人对这一段历史很有兴趣,各种传说版本很多。张学良以一个独特的行动,在中国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影响力之大超过了他的父亲。“西安事变”有着巨大的意义,毛泽东评价说,“西安事变”结束了内战,也就是抗战的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