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一怀孕8个月女子持“准生证”遭强制引产

国际新闻 阅读(1168)

“明明有二胎出生证明,还有10天分娩就被计划生育干部强行引产了 7月30日,网民“创玉溪”在金碧广场论坛上发帖称,她在2005年怀孕8个月时被迫引产。 近日,记者在玉溪找到了客户唐乐琼。她说互联网上公布的信息是真实的 然而,时任计划生育干部的方鸿平表示,根据当时的规定,唐乐琼不能生育第二个孩子,引产是依法进行的。

网络曝光

计划生育干部带领人们为老年孕妇强制引产

7月30日,金碧广场论坛上贴出的网友“创玉溪”说:“我是孕妇,也是一个特殊的孕妇 我已经合法登记了一份二胎出生证明。在我2005年3月16日分娩的前十天,县计划生育局局长方鸿平带着工作人员回家。他们通过限制个人自由强迫我做这个孩子。那时,我37岁,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了。目前,计划生育局局长仍然逍遥法外,没有人敢控制我。 网民还贴出了三张照片:“生育登记登记表二”、“育龄人员基本情况登记表一”和“玉溪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

自帖子发布以来,已被各种论坛和微博转载,引起了许多网民的关注。截至昨天15点左右,成千上万的网民对此帖子发表了评论。 网民“金马脚”(Jinma Foot)评论道:“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计划生育局局长及其帮凶涉嫌故意杀人,应该是刑事案件,而不是民事案件。 此外,许多网民支持当事人使用合法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有些人怀疑帖子的真实性。 这位

的妇女说,她七年前怀孕八个月时被迫引产。“当事人”仍然被迫带着二胎出生证明上车。

几天前,记者找到了参与玉溪市邮报的当事人唐乐琼。她说网上发布的信息是真实的。她还拿出了红色的《新平县计划生育生殖健康综合服务证》(以下简称《生育证》)。证书上的“出生登记表二”上注明“2002年4月26日申请两个孩子”,并加盖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吴恙镇计划生育委员会公章

唐乐琼说她在1996年9月生了一个女孩。她的丈夫在中国农业银行新平县支行吴恙分行工作,是非农业人口。 根据当时《云南省计划生育条例》的相关规定,配偶一方是非农业人口,另一方是农业人口。在不超过县人口控制指标的前提下,乡镇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第二个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唐乐琼和他的妻子于2002年4月19日申请了第二胎出生证明。考试合格后,吴恙镇计划生育工作站于当年4月26日办理了《新平县计划生育生殖健康综合服务证》出生证

唐乐琼于2004年7月怀孕,预计分娩日期为2005年4月7日 她说,2005年2月21日,当地计划生育部门口头通知丈夫原出生证无效,并于3月13日向她签发了新的计划生育文件(2005)03,宣布他们收到的《生育证》无效。 3月14日,唐乐琼去玉溪计划生育局汇报了情况。 “当我走出家门时,我被吴恙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云纹和新平计划生育局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围住了。他们强迫我上车。 ”唐乐琼说,当时她报了警,但警察完成记录后离开了。她能够以回家拿衣服为由逃走。 唐乐琼给记者看了一份日期为2005年3月23日的诊断书, 《玉溪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诊断栏上写着“G2P2怀孕36+5周第一次引产并有一名婴儿死亡”。这证明唐玉琼怀了第二个孩子,同时也证明了她已经怀孕8个月的事实。

计划生育干部回应

新平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局长方洪平和新平县吴恙镇计划生育局局长李云纹否认了网上帖子中提到的情况,称当时他们都是依法办事。

方洪平说,唐乐琼和他的妻子在那一年确实获得了出生证明,但在2002年9月正式实施《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后,规定如果夫妇双方或其中一方来自非农业人口,一对夫妇将生育一个孩子。 此外,根据《生育证》管理办法,《生育证》自发行之日起有效期为一年。如果在有效期内没有孩子,则应重新应用《生育证》。唐乐琼和他的妻子于2002年4月26日办理了二胎出生证明。然而,如果2003年没有孩子,并且一方是非农业人口,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证将无效。

”当时新法律出台后,在2003年和2004年,她正在清理并取消新法律生效前签发的出生证明,但当唐乐琼的家人收集时,她以找不到为由拒绝了。 当时来领取出生证明的李云纹说,他已经让唐乐琼去找出生证明,送到计划生育办公室,并口头告诉她不能生育。

“虽然出生证明原件没有明确注明期限,但我们都会口头通知,期限是一年 “李云纹说,当取消出生证被批准后,对于非农业出生证,如果持有人怀孕了,他会更换,如果他没有怀孕,他会收回出生证。

2005年2月,当地计划生育部门发现唐乐琼怀孕了,开始在家里劝说她。 “起初她请丈夫做这项工作,丈夫也同意了 ”李云纹说,当时,这只是宣传政策要求,没有威胁性言论,比如生育的后果,“我们无权将丈夫开除公职。

李云纹也否认唐乐琼被王鹏、李云纹等人包围并被迫上车:“当时我们怎么可能没有车呢?" 他说他们接到市计划生育局的电话,说唐乐琼正在市计划生育局请求帮助。当他们到达计划生育局时,唐乐琼看见他们就跑了。他们在门口追上了唐乐琼,再次催促她流产。

”工作了一个多星期后,她终于同意主动去市人民医院做引产手术 ”方洪平说,唐乐琼没有陪同计划生育人员,而是由中航领导、计生局副局长和唐乐琼丈夫的老师陪同在医院签字。 “她不愿意签字,我没到医院,她签字的时候我就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