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人,逆火而行

国际新闻 阅读(1145)

初秋深夜,一辆集装箱物流车在北京至珠海高速公路上突然起火,火势迅猛,浓烟滚滚。 当司机看到和煦的笑容时,他迅速将车的前部与车身分开,自己驾车前行数百米等待救援。

每日灭火救援

两辆消防车呼啸着冲向这里。一个灭火,另一个带着水,穿梭在最近的消防栓和公路之间。

从晚上12: 00到第二天早上8: 00,大火在热浪中挣扎了一整夜后终于熄灭了。

刘洪涛,韶关消防员,一夜没合眼,正准备回家。他转过身,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他的鼻子很痛。在路边,兄弟们一个接一个地睡在地板上,没有任何东西来垫他们。年轻的脸被熏黑了,还挂着尚未晾干的汗渍。 这一幕就像电影一样,从那以后就一直留在他的记忆中。

广东消防救援队特种大队的消防员正在水库潜水 石磊从广东省消防局获得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广东省消防救援队平均每4.5分钟投入一次战斗,参加了11万多次测试,成功营救和疏散了4万多名遇险人员。

每次报警电话都是离别或告别。

快灭火!

“丁铃铃!”下午2点43分21秒,佛山市禅城消防救援支队第三中队突然听到刺耳的警铃 消防队的班长李远躺下后不久,他听到铃声,有了一种普遍的反射。他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沿着走廊冲了下去。

穿着战斗服,系着皮带,戴着头盔,登上消防车.坐在座位上后,他习惯性地抬起手腕看表:2: 43: 51

车里园所在禅城三中队管辖面积3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5万以上的十万镇 旧城区的消防安全令人伤脑筋:建筑通常由砖或木头制成,房屋间距极小,道路狭窄狭窄。一旦发生火灾,火势迅速蔓延,消防车无法进入,被困人员无法撤离。

佛山市消防救援支队禅城第三中队的消防员

去年的一天,禅城第三中队接到一个命令:绿景路一座装饰好的城市着火,许多人被困。 到达现场时,大火是一栋七层的租来的房子,三楼以上的建筑都被浓烟笼罩。

特别班长吴杰和他的队员冲进大楼。 他们很快找到了一个消防栓,用力拧开,稀薄的水慢慢出现了。 水压太低了!

这种情况经常会遇到 老城的市政设施规划得更早。有些没有消防水池,有些没有消防栓。即使是这样,水压也不稳定。在关键时刻很容易“脱离链条”。

水压太低,不能满足消防要求,所以只能步行到楼上进行救援。 一楼,二楼,三楼.逐层搜索 烟雾从现场滚滚而来,大火滚滚而来。 由于持续紧张的操作,氧气消耗非常快。 就在他们气喘吁吁地从大楼里救出三名被困人员的时候,他们身上的空呼吸器也听到了气压不足的警告声。

佛山消防救援支队禅城第三中队的消防员

然而,仍有被困在楼上的人没有时间休息。他们换上新的气瓶,又跑上楼去了

在六楼,吴姐发现了一个老人。老人吓得一动也不动。吴姐摘下防毒面具,帮老人戴上,迅速抱起他跑出大楼

7月14日深夜,深圳罗湖区松泉公寓五楼的一栋房子着火了。消防队员到达时,他们被停在消防通道上的十多辆私家车拦住了。 从住宅区大门到火灾现场不到300米,每个人只能对着“火”叹息。最后,车主和消防队员一起工作,一辆接一辆地移走占用道路的车辆,以便消防车能够进入并扑灭大火。

然而,为时已晚。着火的房间几乎成了废墟,门被烤得变形了,走廊变黑了。幸运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消防队员正在老城灭火

高速公路上的火灾更难扑灭。 “我们的消防车水量有限,高速公路的事故现场通常远离市区。在交通堵塞的情况下,用水更加麻烦 ”韶关曲江消防中队特警队长刘洪涛告诉记者

韶关有朱静、乐光、韶关三条高速公路,106条国道、253条省道和其他主要交通道路经过。当有更多的车辆时,发生事故的可能性很高。 曲江中队每年300多项警务任务中,处理交通事故的救援量仅次于火灾。

全方位救援

消防员的工作不仅仅是灭火

“我孩子的脚滑入马桶,卡住了。你能帮忙吗?”

“来吧,你出事了。有人被困在车前,出不去!”

“我没有钥匙就出去了,进不了房子。这孩子独自在家。你能帮我开门吗?”

……

在大众的眼里,消防员几乎是“无所不能的管家”,能够处理大大小小的麻烦。 “熊海子”闹剧经常让消防员在被塑料玩具和玻璃门夹住腿时感到苦恼和无助。

以佛山禅城三中队为例。每月平均接到40个警察电话,社会援助约占总数的一半。

工厂和车间经常是事故多发的地方,由于操作不当,事故经常发生在工人身上。 10月25日,中山市南投镇的一家工厂,一名工人被喂食器的两根大轴夹住右臂,导致血液流动。 消防队员用电动剪刀和扩张器切断设备左侧齿轮组的链条,依次取下齿轮组,用铁环和木棒提起大轴承,省去了夹臂。

消防员切断了机器,取出了工人被夹住的手。

三天后,阳江市江城区的一家纸皮作坊里又传来一声尖叫,一名工人的左手被插槽机紧紧抓住 消防员实施了以下计划:从开槽机顶部切割,用液压扩张器扩张机器,并在展开救援空后取出夹紧的手指

去年2月7日,佛山禅城南庄绿道湖地铁二号线在施工现场坍塌。现场隧道段变形损坏,导致集华西路30多米坍塌,许多工人被困在隧道内。 消防队长李远和四名队友深入地下500米的隧道进行救援工作。

消防员将被困的居民带出被洪水淹没的社区

坍塌现场距离隧道入口约700米。地下水汩汩流淌,冒着生命危险。起初,它只淹到小腿,很快就到了大腿。 水位不断上升,二次坍塌的风险随时可能发生。

倒塌的钢铁和水泥杂乱堆积,空狭窄,氧气稀薄。 李园他们很快讨论了车的问题,决定用钢制快速破碎机、液压爆破工具组进行爆破 经过19个小时的战斗,当晚救援队共救出9人。 不幸的是,仍有几名工人在事故中丧生。

他经常冲到火灾现场,有时不得不潜入水中。

在炎热的季节,人们喜欢在水里游泳。有些人喜欢偏远山区水库的凉爽和凉爽,并冒险游“野泳” 广州东郊和北郊的龙洞水库水深60米。搁置的“禁止游泳”警告标志未能阻止冒险者前来。 水质清澈,表面像往常一样平静。事实上,水下有隐患。

一天清晨,消防救援队的特种大队接到一群游泳失踪的人的求救电话。他们派了一支水上救援队到现场。在确定溺水的范围后,四名消防员立即潜入水中搜寻并打捞。

水面黑暗,水下不透明 在平静的水中,只能听到水流和他自己的呼吸声。 四名消防队员第一次下水营救。尽管水下有探照灯,他们还是被安静幽闭的环境吓到了。

救援队正在水下搜寻 石磊拍摄救援队适应水温和减轻耳朵压力 你潜水越深,温度越低。刺骨的湖水浸透了潜水服。

在混乱中,他们模糊地看到水下有一个人影,游得更近,小心翼翼地确认了这一点。 最后,在水下11米处,掉进水里的人被发现并被带到岸上。

去死吧,活着吧

每一个警察的电话都是人生的赌注。

6月9日晚,一场暴雨袭击河源,留下许多急需的地方。 受灾最严重的三东村已经与外界失去联系12个小时了。村子里几百人怎么样?没有消息

10号晚上,下起了倾盆大雨 兵团特种大队派出五名突击队员徒步进入山里。

专业精神让救援更加有效 今年,广东省消防救援队成立了综合应急救援机动支队。这个年轻的团队负责各种专业救援活动,如地质灾害、水、山、核、生物和化学灾害等。

11日凌晨2点,突击队在元山桥被洪水阻挡,这是唯一一座通往三东村的桥 在这一点上,桥被洪水切断了腰部,无法通行。

河水仍在上涨。平时,这条超过10米宽的河现在已经涨到了近100米宽。 突击队紧急讨论了营救计划。

在洪水的轰鸣声中,对岸传来微弱的呼救声。 有人吗?不能再等了 前线指挥官下达了架设索桥的果断命令。 然而,电流很快,速度为每秒10米。在这家银行,快艇很难靠近。另一方面,无人驾驶飞行器不受支持。要建桥,必须游过这条河。

王国玉 徐昊的照片

刚刚完成跳水训练的王国玉主动请缨 然而,面对像猛兽一样肆虐的风暴,一个小人物是沧海一粟。 王国玉一下水,他就被从100米外的水中卷走,消失在急流中。 “那时,我们的心在喉咙里 ”队友程宗琦回忆道,“后来,他看到自己的头从远处出来,所有在场的人都热泪盈眶。 “

经过艰苦的斗争,王国玉终于着陆了。他胃里的面包早些时候都吐出来了。

王国玉站在记者面前,身高1.85米,21岁 “当我接近对岸时,我拼命地游着,但我似乎呆在原地。那时,我只有一个想法,然后我游泳!”

被洪水冲走了,你不害怕吗?“别害怕,那是假的 “王国玉说,除了他身后有一支强大的球队,,他没有考虑其他任何事情。有人紧紧地拉着他的安全绳。在上游1.2公里处,一些队员正在观察洪水中漂浮的障碍物,一旦发现障碍物,他们可以发出预警并中断作业。下游,一些队员准备了救生设备,以便在发生事故时及时救援。

第一座索桥成功建成,救援队得以进入三东村进行救援。 在转移群众时,王国玉从一个房间里带走了一个两岁的孩子,把他放在脸盆里,然后把他抱了出来。"他不想用泥和汗水弄脏孩子。" ”他说

作为综合应急救援的“主力军”和“国家队”,这些“蓝友”坚持生到死的信念。

对湛江消防员张志天来说,2015年10月4日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

那天,在强台风“彩虹”下,湛江福多煤气公司的三个罐泄漏了800多吨液化石油气。形势非常紧急。

这是一个随时都可能致命的“火药桶”。 人群必须疏散,同时必须有人接近。 因为,总得有人去堵

韶关消防救援支队曲江中队消防员开展拆除演习 郑伊健拍照

张志天开始申辩 他已经在这个团队工作了22年,参加了3000多次紧急救援行动。

泄漏点位于油罐顶部,离地面20多米。强台风摧毁了铁梯 张志天想了想,移到竹梯上,用坦克喷管爬了上去

罐子的顶部不断喷出白色气体,我的耳朵里发出吱吱的声音。 经过两个小时的紧张工作,张志天终于堵住了漏洞!这是一个关键的环节,也是一个拯救生命的环节。

逆行的张志天成功完成任务,安全着陆。逆行的李生元差点丧命。

李胜元是广州消防队特种大队副队长。2003年,他也是中队长。他被派往广州二氧化钛厂处理一起四氯化钛泄漏事故,在事故中,他从不透明厂房二楼重重摔下,当场昏迷不醒。治疗后,他救了自己的命,但不能立即行走。

“当时,我心里有一个很大的差距。我是一名消防员,想灭火救人。但是现在我必须被别人照顾。这不是懦弱吗 ”李生元忍不住对他的家人大发雷霆,不是因为他的伤残,而是“恨我自己没能再次参与救援。" 幸运的是,经过多年的持续治疗和康复训练,他现在能够正常生活和工作。

然而,一些救火队员再也不会回来了

对广州支队消防员李健来说,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的大爆炸是一个不可磨灭的伤疤。 在近100名在救援中丧生的消防员中,有一名是他最亲密的亲人和爱人。

“我马上打电话给甘孜兄弟,一遍又一遍,但我还是没有听到甘孜兄弟的声音.我哥哥甘孜已经走了……”李健和冈子兄弟从小就在一起玩。甘孜兄弟2011年在天津担任消防员。“哥哥,我在部队等你!”他鼓励弟弟也穿军装。 没想到,两人的协议还没有实现,哥哥就去世了 得知这个坏消息的那天晚上,李健独自坐在房间里,没有开灯,整晚都呆在那里。

两个月后,李健参军了。他照了照镜子,看上去很酷,也很英勇。 自从参军以来,他已经参加了1000多次救援行动,每天最多有20个警察打来电话。 每当人群获救时,他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冈子兄弟的样子。"他似乎站在另一端,对我咧嘴笑着称赞我。" ”

南方日报记者洪伊一关Xi如意齐磊

(责任编辑:何一华HN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