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34亿人旧闻”背后的真问题

国际新闻 阅读(1475)

你如何看待当今城市的住房负担?正如当年我国成功将“人口负担”转变为“人口红利”一样,“股票负担”也可以转变为“股票红利”近日,2014年初“全国新规划新城区将安置34亿人口”的旧闻再次成为舆论热点。 根据媒体报道引用的数据,截至2016年5月,全国县级及县级以上新建城镇和地区3500多个,计划人口34亿。 这意味着地球上有一半的人口可以居住,这真是耸人听闻。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号码的?中国规划用地的标准是每平方公里10,000人。总的来说,人口规模可以与规划的土地规模相反。 应该注意的是,该算法仅适用于“建筑面积”规划。 然而,它不适用于主要是“政策领域”的新领域 如果把“建筑面积”和“政策面积”混淆起来,北京的规划人口将达到1.68亿,这显然不符合事实。 从这个角度来看,新市镇的规划人口达到34亿,可能是“不朽的数字”,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虽然“34亿人的旧闻”的说法是不真实的,但它引起的舆论关注再次提醒我们要关注城市发展中的现实问题。 众所周知,近20年来,中国城市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土地融资,土地融资在缓解地方财政资源短缺、公共产品供给融资困难、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城市化水平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土地金融往往在缺乏必要的制度约束的情况下成为终结,这不仅不利于经济结构的优化,而且增加了金融风险,透支了未来利益。 从2015年的统计数据来看,全国各城市的房地产存量创历史新高,而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率则创历史新低。土地金融作为一项前制度创新,亟待转型。

在这样一个发展阶段,恐怕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运动”不再具有可持续性。这也是“34亿人旧闻”引起公众焦虑的原因。人们意识到盲目“建设城市”和增加库存的后果。

秘书长习近平说“问题意识”和“解决出现的任何问题” 在中国的城市发展过程中,只有认识到真正的问题并加以解决,才能带来真正的变化和发展。 你如何看待当今城市的住房负担?正如当年中国成功地将“人口负担”转变为“人口红利”,股票负担也可以转变为“股票红利” 在2015年11月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化解房地产存量,促进房地产业可持续发展” 然而,随后召开的中心城市工作会议也设计了城市建设的最高层次,提出了盘活存量、紧凑集约、高效绿色等发展目标。

可以说,中国城市的未来发展不是建立在快速发展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深度开发和挖掘潜力的基础上。不是出售圈地盖楼的房子,而是重振股票。 通过激活存量,我们将为城市居民提供更高质量的城市空,从而增加生活便利性,提高生活质量,为居民创造消费条件。 换句话说,今天的城市居民并不缺乏更丰富的生活需求,而是缺乏这些新需求的载体。 为什么上海的迪士尼业务如此繁荣?为什么北京798艺术区有这么多游客?为什么一些城市的健身设施和文化艺术区接二连三地开火?这就是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今年5月发布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年)》建议“减少和缩减”建设用地,迫使城市的功能得到改善。原则上,应严格控制新增建设用地,鼓励存量转化,挖掘存量潜力。不适合高强度大规模施工。

目前,中国居民的城镇化率已经超过56%,比改革开放初期不到20%的城镇化率有了很大提高。 国际经验表明,30%到70%之间的城市化率是城市快速发展的一个阶段。 目前,我国城市发展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发达国家也经历了同样的问题。 发展问题需要在发展过程中解决。我们可以总结经验,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通过“总量定、容量限、存量活化、增量最佳、质量提升”,实现城市新旧发展动力的转化,真正实现以人为本、以经济规律为基础、以促进发展为目标的城市发展。 这不仅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供应方结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舒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