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出访为何能“越级”见对方最高领导人

国际新闻 阅读(1599)

4月初,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蔡政正忙着渡海。

他先后访问了古巴、哥伦比亚和阿根廷,会见了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哥伦比亚和阿根廷总统。

每个人都应该看到,这不同于由省委书记率领的地方代表团进行的地方交流。 孙蔡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他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会见了其他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和各政党的高级领导人。他还向他们转达了习近平主席的亲切问候。 其规格的高度是显而易见的。 微信账号:BQZheng Zhiju发现这应该是一个党际交流活动。

按照这种思路,微信标识:BQZHENGZHIJU注意到,十八大后,具有政治局委员身份的地方最高领导人和至少四名具有中央委员身份的地方省委书记都以中共高级官员身份来访。

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的足迹遍布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陆。

在会议期间转达习近平主席的问候

解局 | 省委书记出访,为什么能“越级”见到对方最高领导人?

的形式发言

微信号:BQZHENGZHIJU发现,一般来说,如果省委书记带领当地代表团访问,邀请方一般是对方国家的部长、主任、省长或总理的沃尔特特使等。这一级的有关官员主要参加了会议。 但是,如果地方领导人具有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身份,“党际交流”往往成为这次访问的主题和重要内容,访问规范也更高

0x 251 e

4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蔡政(左)会见阿根廷总统马克里

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出面进行党际交流时,邀请方大多是政府和政党一级。他们通常会见总统、总理、议会议长以及执政党和反对党的领导人。

以孙蔡政的阿根廷之行为例。他应阿根廷共和国计划党的邀请会见了马克里总统。 除地方省(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或副省(市)主任外,还将设一名国际联络司副司长 会谈期间,他们将经常转达习近平主席的问候。

在现任政治局委员中,孙春兰、孙蔡政、张春贤、胡春华、郭金龙和韩正是十八大后的前任或现任省委领导 如表所示,其中五人已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国访问。 值得注意的是,张春贤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访问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时,率领自治区党政代表团,这与“中国共产党代表团”的名称不同,但与一般的“省市代表团”却大相径庭 张春贤分别会见了塔吉克斯坦总统和巴基斯坦总理。规格很高,他们都转达了习近平主席的问候。 由此看来,张春贤的党政代表团访问也隐含着党际交流。

在具有中央委员身份的地方领导人中,至少有四人在十八大后率团出访,包括青海省委书记罗慧宁、甘肃省委书记王三云、陕西省委前书记赵雍正、吉林省委书记巴印鲁超。 微信账号:BQZHENGZHIJU还想补充一点,去年,在中共中央国际部的安排下,中共中央委员、陕西省委书记赵雍正访问了新加印尼。 在印度,他有一项重要任务为莫迪总理访华做准备。 众所周知,莫迪当年在中国的第一站是陕西省的Xi。

介绍国内情况,落实领导会议成果

十八大后,出国访问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访问了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陆,访问了至少38个国家,其中欧洲的访问范围最广。

德国、瑞士、新加坡、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越南、巴基斯坦等国已经三次欢迎这些中共高级官员。

这些官员的任务是什么?政治信息局(微信账号:BQZHENGZHIJU)指出,重要任务之一是传达和介绍我国的新形势。 “韩正访德期间,将胡乐平代表作品 《紫玉兰》 作为礼物赠送”韩正访德期间,孙蔡政以往的访问清楚地反映了将胡乐平的代表作《紫玉兰》作为礼物赠送的主题。 首先,2013年,孙蔡政率领十八大后第一个党的高层代表团访问非洲,宣传介绍十八大精神、群众路线教育实践和“中国梦”战略理念 2014年,孙蔡政访问波兰、克罗地亚和罗马尼亚,宣传“两个百年”目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理念等。他还谈到了反腐败的新形势 去年,孙蔡政到斯洛文尼亚、捷克和保加利亚宣传党执政和从严治党的最新情况。

政治信息局(微信账号:BQZheng Zhiju)也注意到,这些访问往往具有落实领导人访问结果的性质。 例如,胡春华2015年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访问是为了落实习近平2014年对两国的访问。 赵雍正访问印度时,不仅为莫迪访华做了准备,还落实了两国领导人在习近平访问印度时达成的共识。

赵雍正在印度会见莫迪

促进被治理省份和被访问国家之间的合作

如前所述,这些高级官员也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地方领导人

所以当他们访问时,他们往往有另一个重要的内容,那就是进一步促进两国之间的实质性合作,特别是东道国政府和访问国之间在经济、贸易、文化和安全领域的合作。此时,他们作为地方官员的地位无疑得到了强调。

例如,王三云去年访问巴基斯坦时,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促进甘肃和巴基斯坦在各个方面的务实合作。

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王三云、孙蔡政和张春贤的甘肃、重庆和新疆是“一带一路”的重点地区 孙蔡政在2014年和2015年访问中欧和东欧期间提到,“玉新欧洲”国际铁路多式联运的开通为加强中欧合作创造了更加便利的条件,并希望进一步促进重庆与欧洲国家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访问巴基斯坦期间,张春贤专程前往伊斯兰堡的费萨尔清真寺,深入了解巴基斯坦的宗教事务管理做法。 在塔吉克斯坦,他说新疆和塔吉克斯坦应进一步深化安全合作,继续打击“三股势力”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和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正在大洋洲、东南亚和西欧访问更多沿海国家。 胡春华访问越南、马来西亚和新西兰期间,广东省签署了168个各类项目,签署金额达123.92亿美元。 韩正访问德国期间,出席了“上海-汉堡商业论坛”,并发表了讲话。他还与大众、西门子和德意志银行等知名企业的领导人交换了意见。

除了商业合作,文化推广也是这次访问的重要内容之一。

解局 | 省委书记出访,为什么能“越级”见到对方最高领导人?

郭金龙为做“评论”而战

当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访问津巴布韦和英国时,两国都举办了《北京之夜》文化晚会和“迷人的北京”摄影展 在津巴布韦,郭金龙甚至去战场做“解说” 在访问肯尼亚期间,郭金龙和肯尼亚副总统共同推出了第一季北京电视节目,那一年播出了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的电视节目《咱们结婚吧》和《北京青年》。

知道更多

如何进行政党外交?

外交学院政党外交专家俞杰克告诉政治局(微信账号:BQZheng Zhiju),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政党外交形式相对单一,主要是中共中央国际部部长的访问。 20世纪90年代以来,党的外交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地方党委书记等高级党员都参加了党的外交。 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高层官员访问中国时,自然会引起对方的注意。总统和总理经常会见他们。 此外,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和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编译局等党的智囊团将带领代表团进行党际交流。

政党外交最初是建立在“撤退”的基础上,即交换感情和介绍情况。20世纪90年代,经济和贸易因素被引入政党外交进程。 目前,中共中央国际部提出,党的外交应该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整体外交。 杰克说外交服务于内政。中国内政的主线是经济建设,所以党的外交也应该为经济服务。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以中央政治局委员名义来访的地方官员既“务实”,又“务实”

更多热点和精彩推荐

广东男子举报毒贩在现场拿走百万美元

范冰冰的第一个守护者背景吓得要死

避孕套6个错误想法两级安全?

为什么农村地区年轻女性的不贞率越来越高?

女人和强奸犯每晚做五次,声称不起诉

办公室恋情忘了关灯,情侣们上演的春宫现场全是拍摄于

公共厕所隐藏式女性专用摄像头

G牛奶辣模胸不小心飞出

透露,韩红曾与女主持人

赵本山儿子死亡真相

试衣间美女自画像热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