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调查“薅羊毛”黑灰产链:犯罪群体低龄化明显|退款|电商平台

国际新闻 阅读(808)

原标题:法制日报调查“薅羊毛”黑灰色生产链:犯罪集团年轻化趋势明显

随着网上商品交易的发展,“薅羊毛”现象越来越普遍 像“双十一”这样的大规模宣传活动更是“毛派”的盛宴 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发现,相关案件中的犯罪团伙明显年轻化,其中很多是在校学生,还有很多网络上专门写“薅羊毛”的博客。 除了发布优惠信息,这些博客还拥有自己的社交团体,通过多平台运营引领粉丝“薅羊毛”。 获得商品优惠信息的主要途径是粉丝投稿、商家积极合作、通过软件“薅羊毛”发现优惠信息,这不仅不利于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的发展,也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 为了防控“薅羊毛”,最重要的是平台和企业要做好相关工作,包括制定相关规章制度。 一旦出现问题或有人恶意解释,你可以寻求法律帮助并申请撤销

。最近,许多在校学生因使用“闪电退款”服务规则诈骗网上购物平台而被起诉,引起社会关注。 一些网民评论说,“他们的未来已经耗尽。”

今年以来,受理此案的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检察院共受理了35起相关案件,涉案人员40人,诈骗金额从6000多元到24万多元不等。目前,其中18人已被起诉。 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发现,相关案件中的犯罪集团明显年轻化,其中包括许多在校学生。

此前,另一家水果网上商店因操作失误将“26元4500公斤水果”设定为“26元4500公斤水果”。 一位刚果爱国者联盟的老板发现后,他带领粉丝们疯狂地冲进网上商店下单,导致店里相关商品的订单金额高达700万元。 此后,“薅羊毛”店发出通知,声称由于这次操作失误,该店无力负担,即将关门。

随着网上商品交易的发展,“薅羊毛”现象越来越普遍。 近日,记者《法制日报》就此问题进行了采访。 据介绍,根据“闪电退款(lightning return)”服务规则,符合条件的会员可以在申请退款并发送商品后,从平台上获得退款,而无需等待商品到达平台仓库。 在本案中,学生利用“闪电退款”服务规则诈骗网上购物平台,嫌疑人都申请退款诈骗平台,但事实上并没有退货,而是自用或以营利为目的出售。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薅羊毛”现象不仅仅存在于电子商务平台上。在正常情况下,当涉及卡优惠券折扣、折扣代码、现金红包等时,可能会出现“薅羊毛”现象。

此前,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信息,出生于1993年的黄晓天利用脚本程序批量虚假注册了20万个母婴应用账号,并筛选出了2万多个可以参与“奶粉买一送一”盈利活动的账号。 通过这个渠道购买奶粉的“毛派”收集了大约2万桶奶粉。

今年1月,一家社交电子商务公司被发现有优惠券漏洞,并发行了大量可重复使用的100元免门槛万能优惠券。 后来,这家社交电子商务公司发表声明称,1月20日上午,一个黑白制作集团通过过期优惠券漏洞窃取了数千万元平台优惠券,以获取不当利润。 针对这种行为,平台首先修复了漏洞,并将相关订单追溯到源头。 同时,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打击涉案的黑灰色团伙。

今年7月,许多“薅羊毛”团体发布了一个视频网站的链接,免费赠送一年的贵宾年卡。该链接与社交网站共享后,大量用户涌入视频网站收集会员,导致网站崩溃。 后来,视频网站的官员表示,这是恶意假冒黑色和灰色产品,转售网站贵宾成员的权益。

像“双11”这样的大规模促销活动也是“毛派”的盛宴 “双11”后,《法制日报》记者加入了“薅羊毛”社会团体。许多会员在同一个女包店里分享“天价”订单。

据了解,在“双11”日,该团体的许多成员从女包网旗舰店以仅10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一款价格超过200元的女包。 第一个发现这个折扣漏洞的小组成员说:“我买了两个包。除了拜访团队中的朋友购买外,我还告诉两个亲戚朋友购买,只是不知道卖家是否会发货。”

随后,记者《法制日报》联系了女包旗舰店的工作人员。 另一方表示,已经注意到这些超低价格订单,但不清楚“毛派”是如何设法购买这种超低价格手袋的。 “幸运的是,这些订单的数量并不太大,其中一些是通关物品。当然,会有损失,但仍会正常交付,以避免投诉造成更大损失。 “这个社会团体的一个高级“羊毛派对”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我已经注意到很多“羊毛”博客,他们都是有能力的人。 当你参与活动时,你必须留意他们的微博,否则你会错过折扣。 “双11”的前一天和“双11”的后一天,我盯着它看了26个小时。这非常困难,但购买低价商品将是非常有益的。 “

定期发布优惠信息

许多粉丝和企业追求

《法制日报》记者在网上发现许多博客作者专攻“薅羊毛” 除了发布优惠信息,这些博客还拥有一个或多个自己组织的社交团体,在多个平台上运营,并引领粉丝“薅羊毛”

小明(化名)是一名拥有70万粉丝的“薅羊毛”博主,他每天发布大约15条优惠信息。 她告诉记者《法制日报》,她操作这样一个账户纯粹是一种“故意行为”。

”我有自己的工作,“薅羊毛”事件完全是我的兼职工作 首先,我喜欢通过一些折扣软件寻找优惠信息。后来,当我看到特别便宜的优惠信息时,我会把它分享到微博上赚取一定的回扣,然后逐渐发展到现在。 ”小明说道

小明说她获得优惠信息有三种主要方式,一是粉丝提交文章,二是商家积极合作,三是通过软件找到优惠信息。

"目前的促销费用通常比低价商品的成本高 就商店而言,除了一些网上商店之外,如果其他商店也这样做的话,早期需要投入的促销费数额非常大,所以很多商家选择赔钱来赚取流量,并首先清理商店的流量。 这样,他们也会找到拥有一定数量粉丝的我们博客,并给予我们优惠待遇。让我们呼吁粉丝们购买这些低价商品,帮助商店增加流量。 ”小明说道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在一些超低价格的“薅羊毛”订单的产生背后,确实有商家隐藏的营销意图

近日,随着被“薅羊毛”关闭的水果网上商店的不断发酵,一些网民透露,该网上商店抄袭他人的店铺信息,导致错误,自称是四川果农的店铺经理的身份也被质疑为伪造。

小明认为,无论店铺是否打算利用“毛主义者”恶意炒作引起公众关注的“薅羊毛”事件,UPC老板都知道卖家设置有误,导致粉丝恶意下单并寻求赔偿。她不同意这样的行为。

“当时,我也看到了这条优惠信息,但没有发送出去 闭上眼睛想想也知道,26元4500斤的桔子不会发货,所以订单的目的,一定是为了补偿 我喜欢薅羊毛,但我永远不会杀羊。 我们只是利用小优势的业余爱好者“薅羊毛”,但我们必须无愧于心。 ”小明说道

孟强,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法学会民法研究所副秘书长,认为“毛主义者”可能侵犯其他消费者的权益。 “有些优惠是商家愿意给所有消费者的好处,但被“毛主义者”夺走后,商家可能不敢给消费者正常的优惠,损害了其他消费者应该得到的合法权益,同时助长了占便宜和不诚实的社会风气。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律中心研究员朱伟认为,“薅羊毛”不仅有害于普通消费者的利益,也不利于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的长期发展。

”对于一些电子商务商业模式,如电子商务平台、微型商户、社会电子商务等,在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漏洞。这些漏洞可能是技术漏洞,也可能是由粗心的操作员造成的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他们不会给出善意的警告,而是奔向“薅羊毛”,并可能扼杀处于摇篮发展阶段的企业。 ”朱伟说道

预防的关键在于运营商“通过应用法律积极扞卫自己的权利”。最近,北京互联网法院在一次关于典型网上购物问题的新闻发布会上命名为“羊毛党” 相关负责人直言这类案件的司法困难,“企业很难证明消费者的行为是否是恶意的‘薅羊毛’行为,法院也很难调查和获取证据。” ”

孟强认为,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中国手机用户数量迅速增加,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带来了更便捷的信息传播。 一旦“薅羊毛”这个有利可图的消息被广泛传播,就会形成放大效应。 “事实上,这些‘薅羊毛’案例并不少见。这种情况可以通过解释合同的有效性来解决 孟强说,“毛派”违反了民法中的诚信原则。

“现在所谓的“薅羊毛”实际上恐怕大部分都不算违法或犯罪,而且主要不符合民法中的诚信原则。 因为“薅羊毛”分为几种情况,其中之一是卖方自己的定价错误或计量单位标记错误,例如,人民币标记为1元,或100克标记为100公斤,等等。这种情况确实是卖方自己的错 如果消费者看到订单后正常下单,很难将这种行为定义为非法,但这违背了诚信原则。 ”孟强说道

朱伟认为,卖方显然定错了价格,但仍钻空并不得不信守承诺,这不仅违反了诚信原则,而且如果金额较大,还涉及敲诈勒索,情节严重,也可能违反刑法。

”如果卖方是基于一个重大误解而挂出商品信息的,比如以为他写了4500克,没想到会写4500斤,相当于对自己行为的重大误解,在签订合同时显然对自己不公平 对于这一重大误解,根据合同法,可以请求法院变更或解除合同。 或者根据民法的一般原则,也可以请求法院解除合同,双方将货物和货物的金额返还对方 ”孟强说道

“为了防控薅羊毛,最重要的是平台和平台上的企业要做好相关工作,包括制定规章制度,不要犯定错价格的错误。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同时,企业应该诚实,不要从事恶意营销。 在互联网环境中,要求零错误是不现实的。如有问题或他人恶意解释,您可以寻求法律帮助并申请撤销。 ”朱伟说道

孟强认为网络平台应该积极行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它不能完全遵循平台流程,让系统自己处理 “假设商户被投诉,平台直接扣除保证金,这太不负责任了 人工客服应及时跟进,分清是非,核对双方提供的证据,判断哪一方更合理。 如果店主被期望向法院起诉,这种方法是劳动密集型和材料密集型的。 如果交易平台能够及时介入,将会更加方便、高效和划算。 归根结底,更有必要提高网络运营商的法律意识和风险意识,在从事优惠活动时更加谨慎,在出现错误时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

资料来源:法律日报

责任编辑:范斯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