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瓷砖年入20万”提升价值认同

国际新闻 阅读(1819)

“杨朝清/温”已经从80后农民工的砖瓦匠变成了“砖瓦大师”。孟涛是湖北省武汉市(房地产)的砖瓦工人,是一项重点工程的施工负责人。孟涛的年薪将近20万元。 十几岁时,他去了城市工作,但他从未因为体力消耗和疼痛而失去梦想,最终从一名普通的农民工一步步成长为一名熟练的技师。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作为一名技术工人,孟涛显然有一个“金饭碗”。近20万元的年薪可以让他在大城市实现“居者有其屋”,让年轻农民工融入城市。 作为高级技工,“大蓝领”比“小白领”挣得多;孟涛的“反击”只是一个群体生活生态的缩影。 在社会分工专业化、价值多元化的时代,孟涛在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是一个尴尬的现实和纠结的局面 尽管高级技术人员在劳动力市场获得了应有的奖励和激励,“大蓝领”总是供不应求。高级技术人员在整个产业团队中的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术人员缺口接近1000万。 “技术工人短缺”不是一个新话题。为什么普通农民工很难成为熟练工人?

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高级技术人员占工业总劳动力的40%-50%,这是职业教育蓬勃发展的基础。 然而,在我国,职业教育被许多人视为“二流和三流学生”的无奈选择。许多学生“宁愿做小白领,也不愿做大蓝领” 价值认同的缺失使得职业教育不受尊重和信任,难以吸引高素质的学生进入职业院校。只有少数职业院校的毕业生能够获得“金饭碗”。一些毕业生的低就业质量会降低对职业教育的价值认同。

成为一名高级技工不仅更有利于找到工作,而且更有利可图。为什么这么少的农民工能够“爬上去”?一些农村青少年过早辍学,成为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没有接受职业教育。即使一些农民的孩子接受了职业教育,这并不是说他们同意并热爱职业教育,而是说他们受到了各种现实的挤压。在城乡教育资源不平衡的格局下,选择进入高职院校的往往是那些难以进入研究型、综合性高水平大学的学生。

职业教育呈现出“进口”和“出口”的双重现象,这使得许多农民儿童很难通过职业教育成为高级技师。过早进入产业链的农民工很难通过培训转化为熟练工人。 职业教育的缺乏和劳动技能培训的缺乏加剧了“熟练工人的短缺”。

法国社会学家阿兰图纳(Alain Tuhner)指出,“劳动不仅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情况,它是一种现实,引导一个人对自己的标准取向。” 这位工匠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尽自己最大努力的精神,使孟涛能够“一步步往上爬” 孟涛的成功取决于个人的努力和奋斗,这当然值得肯定和钦佩,但并不是所有移徙工人都有这样的“毅力” 解决“技术工人短缺”仍然取决于职业教育和劳动技能培训。

(责任编辑: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