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视科技拟上市背后:人脸识别技术哪家强?

国际新闻 阅读(1954)

原标题:落后师旷技术上市:哪种人脸识别技术最强?

本报记者李坤、吴克忠、北京报道

作为国内人工智能明星企业,师旷的市场之路似乎又有了转机。

近日,有报道称“师旷科技未能通过香港联合交易所的上市听证会”,因为香港监管当局要求该公司提供更多信息。 对此,师旷对记者《中国经营报》表示,该消息是不真实的。

公开资料显示,师旷科技于今年8月26日向香港联合交易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打算在香港上市,并对同一股采取不同的股权结构。 三家投资银行是花旗集团、高盛和摩根大通

列出曲折?

腾讯科技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师旷科技在11月21日的香港交易所上市委员会听证会上没有获得首次公开发行的批准。还要求它回答委员会提出的其他问题。这次会议是委员会的例行听证会。

业内人士认为,要求企业在上市过程中补充HKEx的材料是正常的。没有“失败”的说法。企业只需补充材料,就可以获得继续股票销售的正式许可。

「所有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企业,如发现补充资料未通过初步审核,均会要求重新申请。 “摩根大通的一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沟通良好,就不会有问题。通常,这种情况是由报告数据中的缺陷引起的。调整后,不会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师旷科技是“艾四小龙”(上塘科技、易图科技、从云科技、师旷科技)中第一家打入市场的企业。

根据师旷科技8月底提交的招股说明书,其2016年至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6780万元、3.132亿元和14.26亿元,收入呈现翻番的趋势,年复合增长率为358.8%

但是损失也在增加。2016年至2018年,师旷科技在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3.4亿元、7.6亿元、33.5亿元和52亿元 师旷科技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称,亏损主要是由于优先股公允价值的变化以及研发方面的持续投资。 调整后,师旷科技2018年实现净利润3220万元。

多党竞争

据了解,师旷科技成立于2011年,由清华大学三名毕业生共同创办。它最初被称为“Face++”,依靠人脸识别作为核心技术和商业布局。 师旷科技官方网站显示,其业务包括算法引擎、核心系统、硬件和数字解决方案 目前,师旷科技已经涉足三大行业,一是人工智能+金融,二是人工智能+安全,三是人工智能+手机

北京一家人脸识别门制造商的销售经理告诉记者,目前师旷科技、上塘科技和阿里巴巴的人脸识别技术产品都是一线品牌,而门制造商只提供门。他们共同将产品销售给集成商,然后集成商将设备部署给最终用户。

“师旷、海康伟世、汤汤、阿里的产品基本相同,可以用阿里的产品,性价比有些,价格在美元左右 然而,阿里也有昂贵的,这取决于需要哪些功能。同样的功能,阿里的更便宜。 “销售经理告诉记者

上塘科技的销售经理告诉记者,上塘拥有门禁和门禁产品,使用自己的技术。访问控制产品以1元的公开价格出售,而上汤的价格并不占优势,因为它主要强调算法的优势。 “与同行相比,汤汤的优势在于比较速度和比较率,因为有些客户确实拿我们的产品进行了测试,我们的比较速度被控制在300毫秒 "

然而,师旷的销售经理告诉记者:“我们的人脸识别静态产品有500-800毫秒的比较速度,动态产品有200-500毫秒的比较速度,动态产品每秒可以识别3-5个人。” 师旷告诉记者,其全套物联网解决方案是基于不同场景下客户的实际需求。

据业内人士透露,师旷和汤汤都有自己的算法平台,在技术算法方面并驾齐驱。然而,师旷的优势在于相对丰富的产品和应用场景,既有静态产品也有动态产品,而上塘主要是静态产品。

该记者曾经离线访问过一些使用人脸识别安装门禁产品的场景,发现一些人脸识别的应用效果并不理想。它遇到了用户行为习惯、技术成熟度和应用场合有限等诸多挑战。

技术发展的瓶颈

当记者参观北京海淀区的一所幼儿园时,发现它使用了擦脸门禁系统。幼儿园建设之初,保安公司向他们推荐了这个系统,说人脸识别是当今流行的一种方法。

师旷的销售经理告诉记者,以前人们可以刷卡,但现在他们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控制大门的开关。首先,他们可以输入白名单照片,然后他们可以在进入门禁时刷他们的脸。 如果一个陌生人进来,会有一个警报,然后一个保安会手动干预。

据了解,幼儿园系统同时输入了父母和子女的信息,子女和父母中的一方只要通过身份认证就可以进出。 为了更安全,人脸识别门只在父母送孩子去公园时使用,老师仍然会把他们带出来交给父母。

幼儿园老师胡告诉记者,目前的刷卡技术比洗脸更成熟、更安全。 “我们的校园卡是中央处理器卡,有加密算法,不能伪造 目前,人脸识别设备很容易被欺骗。 “

他认为现阶段人脸识别包括识别速度,识别安全性需要提高,设备的高度和高度不适合用户,这说明固定安装方法存在问题,需要进一步改进。 “我认为机器的可靠性不如人,现在最害怕的是接孩子的环节有冒领 因为一旦孩子被带走,他可能就找不回来了。 ”老师说

师旷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唐文斌曾经说过,对于人工智能世界,“过去我们探索了一些有效的方法,我们看到了深度学习,但是现在关于大脑如何真正工作的研究仍然落后。我认为在人工智能如何变得更强大和更一般化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

责任编辑:霍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