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私募一哥离婚案7日宣判 妻子应莹:徐翔没法到场

国际新闻 阅读(821)

原标题:原私募一哥离婚案7日宣判妻子英:许香不能出席

11月5日,许香的妻子英英发微博称:“谢谢您的关注和鼓励。几天前我收到了法院传票。我和徐翔的离婚案将于11月7日宣判。” 届时,我将在听证会后通知你裁决。 ”

11月5日,许香的妻子英英发微博称:“谢谢您的关注和鼓励。几天前我收到了法院传票。我和徐翔的离婚案将于11月7日宣判。” 届时,我将在听证会后通知你裁决。 ”

颖颖告诉《新京报》记者:“法院于11月7日做出判决。至于结果,我无法预测。我希望我能离婚 我会去的,但是许香不能去。 据英英称,判决将在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下达。

这起离婚案的起因可以追溯到4年前 2015年11月1日,上海泽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票市场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被公安机关依法以涉嫌犯罪逮捕。 2017年1月,许祥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违法所得约93.37亿元。

今年4月2日,英英向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提出了四点诉讼请求,包括命令英英和徐翔离婚,命令颖抚养双方的儿子,要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并要求徐翔承担本案的法律费用

起诉书显示,英英和许香在1998年相遇,当时她19岁,许香21岁。两人在2000年左右建立了爱情关系,并于2004年1月18日登记结婚 婚姻开始时,夫妻关系不错,但许祥于2017年1月22日被判操纵证券市场罪,并被判处5年零6个月监禁。 许祥已经被拘留了很长时间。英英只能独立抚养她的孩子,她的生活很艰难。结果,夫妻关系疏远了。她现在要求离婚。子女的监护权和财产应依法处理。

8月7日七夕晚上,英英发表了一篇近2000字的文章《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以下简称“《说明》”),详细讲述了她离婚的原因以及她过去对许湘的爱。 英英在《说明》年披露,查封了近210亿元的家族资产,包括泽西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的资产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 此外,一些相关朋友的资产也被扣押。

广东省法律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魏连笔告诉《新京报》,许祥的妻子颖现在应该申请离婚,夫妻共同财产不可避免地要在法院审查完毕后才能分割。 在缴获的200多亿资产中,93.5亿被用于支付非法收入。剩余资产是否属于徐翔夫妇的合法共有财产需要法院进一步甄别。 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法院在执行刑事罚款时甄别资产的具体程序和时限。

对于外界质疑离婚不是因为“情感崩溃”,英英希望外界能从她的角度考虑。 英英说,离婚的想法主要是由于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财产审查问题的反应迟缓。 “结果,各种压力,包括亲戚朋友的财产,都压在自己身上,这也是和许祥感情破裂的直接原因 “

8月29日上午,许祥与英英的离婚案在青岛监狱发生。审判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 审判结束后,英英曾在微博上说:“我相信法律是好的和公正的。我也强调我的态度。我将为孩子的监护权而战,要求合理合法地分割家庭财产,并可能在未来提起相关诉讼。” “

随后,记者在他们下榻的酒店大堂采访了英英和她的律师。 英英说:“关于离婚的事,我以前没有和许祥直接沟通过。我认为谈论它仍然是困难的。我在三月底和四月初给他写过信,但是我没有收到回信。我不能判断徐翔的想法。” 在今天的审判中,许祥说,当他“同意”离婚时,他有点情绪化,而在其他时候,他通常是严肃和沉默的。 "

“和我去年十月看到的相比,他瘦了很多。也许他有一点压力,但我仍然希望他理解我 ”英英说,在法庭上没有与许祥直接沟通。主要原因是律师在陈述他的立场。 根据她的介绍,徐翔的律师在法庭上说,他不同意离婚,并要求监护权。 然而,当法官问徐翔“我对离婚的态度”和“孩子同意由英英抚养”,徐翔只回答“是”

魏连笔的律师曾告诉《新京报》记者,委托人委托的律师表达的意见应受代理人意愿的约束,不应与之相违背。 法院将以案件审理过程中当事人最后一次正式表达的意图为标准,可以是当事人自己的陈述或委托律师的意见。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