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扶贫合作社如何发力——贵州省农民专业合作社产业扶贫效应观察_吾谷网

国际新闻 阅读(1442)

编者按:“优势产业和高效产业的支持对于农村发展、提高农业效率和农民收入是不可或缺的。要通过工业帮助穷人,我们不仅要选择好的工业,还要组织贫困地区的农民。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在生产组织和经济驱动方面具有明显优势。通过内部服务和外部操作,可以减少生产的盲目性,提高市场竞争力。合作社应该在通过工业帮助穷人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杨昌祥,贵州省玉屏县田萍市长崇龙村村民,2014年准确持有扶贫备案卡。2015年,她的家庭将投资12亩土地,季节性工作收入超过3万元。村里的精准扶贫监督员钟传鹰在17亩土地成为合作社股东后,季节性收入超过4万元。从穷人到富人,它起源于农村建立的中草药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

农民专业合作社是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组织形式。合作社在消除贫困的斗争中能发挥什么作用?要发挥这一作用,需要突破哪些“瓶颈”?

合作社中的贫困家庭找到了通过工业减贫的“药物指南”。

贵州是扶贫任务最艰巨的省份,有493万贫困人口。工业减贫是确保减贫而不是重返贫困的有效途径。建立在产业链上的合作社是工业扶贫的“药物引进”。罗甸县

罗蒂镇是贵州着名的绿壳鸡蛋生产基地。该镇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青壳蛋鸡合作社,从事青壳蛋鸡和土鸡的孵化、育雏和销售。合作社采用“合作社(贫农)金融基地扶贫”的模式开展生产经营。合作社负责人姜邦勤表示,合作社成员的平均年收入超过3万元。今年,预计将销售30万只青壳蛋鸡和5万只土鸡,年产值超过350万元,净利润约100万元。

“对我们来说,光是给钱不一定有效。关键是找到致富的方法。”开阳县南江村的贫困农民聂中华说。

南江村富硒农民专业种植合作社,以“贫困农民专业合作社”模式为基础,开展“小户大户、新户旧户、贫户合作社”结对援助活动,不仅带动80多名村民增加收入,还帮助贫困家庭找到脱贫之路。

为了扩大和加强扶贫产业,威宁县先后注册了1135家农民专业合作社,注册资金17.5亿元,惠及10多万人。今天,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成为威宁农业经济发展的主力军。

有能力的人推动,服务成员将小农经济嵌入工业化链。

回国后,曾承包境外建设项目的长冲龙村村民杨昌刚带领村民于2012年成立了“联合农业”合作社,该合作社出资335万元,转让1500亩中药材种植用地。采取分散经营、统一销售的方式,带动村内及周边农民种植1000亩中药。

“集体经济非常重要。只有有力量才能帮助村民解决问题。杨昌刚表示,合作社在加强村集体经济的同时,采取“433”模式增加农民收入,即40%将继续投资于工业发展,30%投资于村级公益事业,30%作为员工奖励。

清明节期间,老林村专业农协主席何全正带领村民在东平畜牧种草基地种植“红高粱”饲草。2016年,该村158户家庭中有632人,79户贫困家庭和232人。“村集体经济农业合作社”成立后,采取了“党支部”的模式

威宁县草海镇同心村种植白萝卜已有近20年的历史,但散户投资者经常遇到选种不佳、销售渠道不畅等问题。草海镇蔬菜专业合作社成立后,实行订单种植,“难卖”的问题再也没有出现。

大多数合作社只能靠自己推动联合转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目前贵州贫困地区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迅速,但合作社引导和单户养殖模式仍然是主流,合作社发展的“瓶颈”也制约了其产业扶贫效果的发挥。

大多数合作社在销售、加工、运输和储存服务方面落后,辐射驱动力薄弱。特别是合作社普遍缺乏先进的人才和管理理念,财政困难也更加突出。

安顺市平坝区乐平镇唐越村金土农民专业合作社管理着该村4000多亩耕地,并成立了6个分支机构和协会,但没有专业的管理和技术人员。随着合作社的不断发展,仅靠少数农村“有能力的人”来管理合作社是不可能的。“农民有‘本地经验’,但我们没有管理合作社等类似企业的经验。这是我最担心的。”合作社负责人左文雪说。

几个合作社的负责人说,“国家帮助解决几个人才比给多少钱更重要”。左翼文学期待国家鼓励大学和研究所培养一批合作发展所需的管理人才。合作社负责人还建议效仿“大学生村官”,政府将给予一些补贴,鼓励合作社招收大学生。

贵州农民专业合作社协会会长杨燕(Yang Yan)认为,合作社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与企业相比,经营上有很多困难。很难与相关企业签订合同,也不可能从银行获得贷款。2012年,贵州省成立了合作社联盟,希望在整合资源、提高发展效率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一些专家建议根据各地区产业发展现状,研究制定相关政策,支持合作社加快组合转型,特别是发展和加强各地区主导产业的合作社联盟。在职业经理人就业、基础设施建设补贴和金融中介服务方面,优先考虑产业方向明确、农民覆盖面广、辐射力强的合作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