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涨价频频,“三电一兽”拿什么来续命?

国内新闻 阅读(1095)
来自媒体的技术/江湖老刘

2019年,共享充电宝的价格有点疯狂。

据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 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统计,共享收费市场经历了残酷的增长和残酷的扼杀,形成了街头电力,来电,“三电一兽”的竞争格局,小电力和怪物充电。市场份额超过96%。

手机“加油站”的价格上涨已成为常态

8月,我在南昌的一家烧烤餐厅租了一个充电宝。它的成本不到1.5小时,费用为4.5元,是以前费用的两倍多。而且,笔者去了附近数十家电影院,餐馆和书店,发现南昌已经很难找到每小时1元的充电宝,2元,3元和4元成了普遍现象。

据了解,资本竞争后,共享充电宝已经进入模型探索后全面提价阶段。从过去开始,价格从每小时1元涨到2元,3元,每小时4元,甚至在热门景区等地,甚至高达8元。

一些公司为提高价格做了大量工作,并将之前的小时费率改为半小时,以便那些看不到它的消费者继续产生廉价的幻想。事实上,价格已经翻了几倍。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共享自行车在发展初期抢占市场,共享收费宝企业进入了疯狂燃烧和抢分的阶段。商家分享和推动等隐性成本正在上升。与此同时,该行业的整体融资困难也很困难。人民坚持下去,无数死人。因此,最重要的是生活,价格上涨是最直接有效的利润方式。

笔者认为,分享充电宝价格上涨的“骚操”无法完成其自我救赎,行业的上限已经到来。虽然2017年底共享充电宝的一些主要参与者已经实现了盈利,但现在说共享充电宝逆风而且迎来全部利润还为时尚早。特别是近期价格上涨无疑触动了消费者的紧张情绪。最终,无论他们是否能继续经营,他们都必须依靠消费者用脚投票。

善于借用并分享充电宝藏

面对价格上涨的趋势,很多网友都有自己的小情绪。他们都表示他们会选择带回自己的充电宝。共享充电宝藏的价格是如此之高,有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返回,而且会有莫名其妙的扣除,经验会越来越糟。

根据9月5日消费者“s1x_-”黑猫投诉:在南宁空间酒吧借了一个电话充电宝,当天忘了回来,然后我会在第二天早上回来,但是第二天早上酒吧没开。当我下午返回时,位置已满。然后等到第三天回来。或者位置已满。然后我打电话给客户服务,客户服务让我去另一个地方返回。分配时间太远,所以在第四天,我回到隔壁,最后坐了下来。当我回来时,我被扣除了4天100元。致电客户服务将不会引起注意。

有多个收费项目,不仅是共享的收费公司。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局之声《天天315》,许多消费者报告说存在使用共享收费宝的问题,例如混乱,不可退还的押金和客户服务电话。甚至一些消费者都报告说他们仍在充电,但是后端系统仍在出租并继续充电。

广州的袁先生在医院租用了搜索并共享收费宝,但是归还几分钟后,系统仍然扣除了费用。直到三天后,系统直接扣除了袁先生的99元,但没有显示。归还充电宝。客户响应需要提供医院的视频作为处理证据。

根据黑猫投诉平台,截至9月6日下午6点,街道电力投诉数量排名第一,直至1851年;随后是怪物冲锋,投诉量为1090;小电投诉量为980;投诉量最低,基本反馈是返还扣除费用而不返回的经验。最初,消费者是一个方便租赁的充电宝。但是,他没想到会遇到麻烦和其他麻烦,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成本也很高。对客户服务的投诉可能无法解决问题。有更多的东西,消费者的心是冷的。

笔者认为,共享充电宝的本质是租用充电宝,这与分享自行车的费用不同。每个充电宝的成本约为30元,自行车的成本在300到3000之间。充电宝的成本仅为自行车的10%甚至1%。租赁的价格与共用自行车的价格相当,甚至高于共用自行车的价格。如果你在外面使用几次价格,你可以买一个全新的充电宝。消费者不是一个大头。如果不是特别紧急,消费者将使用他以前使用的共享充电宝,并且知道它正在被携带和携带。或者临时购买新的充电宝是明智的选择。

通过租用来赚取利润是不可靠的

根据艾瑞数据显示,2017年共发生20笔共享充电宝的融资,头部企业均获得亿级人民币融资,共享充电宝企业经过资本角逐、洗牌调整以及模式探索,阵营正逐渐清晰。包括泡泡充电,河马充电在内的小玩家均在2017年11月停运,也宣示着中小玩家出局已成定局,剩下下来的企业大致为小电、来电、街电h和怪兽充电等头部玩家。

据了解,实际上,光靠1元、2元的租金收入累积,距离共享充电宝实现盈利还很遥远。押金和租金作为传统共享充电宝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然而企业在打“价格战”期间,实现盈利实属不易。而在回本周期上,来电与小电约为2个月,怪兽充电、街电则分别需要4个月、4.5个月回本。

而在如今中小玩家已出局,新的玩家未入场,“三电一兽”格局已定的情况下,涨价似乎成为这些企业实现盈利的关键,然后面对涨价后的共享充电宝,消费者是否会买账呢。

在笔者看来,共享充电宝本身并非刚需,更多情况下是消费者用来应急的,且极其容易被替代。还有来自各方的风险,随着电池技术进步和无线充电的普及,共享充电宝的市场需求或将被大幅削减,远距离无线充电技术已在国外萌芽,反向无线充电也正在成为一种趋势,wifi无线充电也已横空出世,“要你有线充电宝有何用?”。

目前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租赁费用,二是广告费用,然而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消费者的租赁费用。从租赁费来看,共享充电宝的天花板快到顶。

未来,共享充电宝如同商家提供的免费wifi一样,视为一种增加用户服务体验的一个场景构件,用来保证客流体验,成为o2o环环相扣的生态链一环。共享充电宝想要实现全面盈利,完成自我救赎,靠涨价实现盈亏平衡不如把心思用在用户层面,衍生出自己的生态闭环,让共享充电宝真正成为用户的刚需。

江湖老刘,TMT行业观察者,社交电商行业分析师,知名IT评论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