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娘家人,咱啥时候去嫦娥家玩两天?

国内新闻 阅读(1003)

10月25日至28日,首届中国空科学大会在福建省厦门市举行。 根据会上发布的消息,中国载人探月工作正在稳步推进,预计将在月球表面建立一个科学研究站,为人类登上火星奠定坚实的科技基础。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陈善广在会上表示,近年来,月球探测已被主要航天国家列为重点发展领域,世界迎来了月球探测的新高潮。 中国还对载人航天后续发展进行了深入论证和长期规划。对载人探月实施方案进行了多轮深入论证,形成了总体共识和初步规划。目前,相关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据介绍,载人航天未来的发展趋势是载人探月、建立月球基地、科学研究、拓展人类活动空以及远离月球探索载人深度空的技术和经验积累。长期目标是实现人类到达火星。

在载人探月过程中,宇航员将在月球表面建立探测设施,以获取数据和样本,并创新人类对月球形成和演化的理解。利用月球低重力、弱磁场、高真值空等特点,开展多学科研究,包括物理、化学、天文学、地质学和原地资源利用,促进基础科学的创新和发展;探索人类在月球上的生存能力、模式和基本生命科学问题,逐步在月球表面建立一个封闭的生存环境,从而为人类更深一步奠定基础空

“天空什么时候来?我现在停下杯子问 “几千年来,从诗歌到神话传说,中国人从未停止对月球的好奇和想象。 然而,人们对“月亮”的渴望远不止局限于浪漫的日子。随着中国空间技术的发展,中国人正在一步步敲开这个“邻居”的大门。

今天,伴随着“中国载人探月工作稳步推进,一个科研站有望在月球表面建成”的激动人心的消息,让我们回顾一下中国人民的“探月之旅”

广汉期待老乡,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去月球?

早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我国就有一批专家学者开始跟踪外国趋势,并以月球探测为出发点进行深度空探测来证明这一点。

1994年,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对月球探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进行了初步分析和论证。 有些人提出了发射一颗简单的月球探测卫星的计划,但由于国家的经济实力和基础空间实力,该计划尚未发射。 然而,科学家探索月球的希望并没有破灭。

栾恩杰、孙家东和欧阳自远组成了探月“铁三角” 他们参加了许多关于月球探测的讨论,认为中国发射月球探测的条件已经成熟。

不久,在时任国家“863”计划航空空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闵容桂院士的倡议下,“863月球探测研究小组”成立 1995年,欧阳自远等专家编制了一份相对完整的月球探测可行性报告,并提出了第一颗月球探测卫星的开发设想。

1997年4月,中国科学院三位院士,杨嘉墀、王大珩和陈芳允,以“863”计划的名义发表了《我国月球探测技术发展的建议》。 我们逐渐达成共识,根据国家目前的技术水平和经济实力,我们可以研究月球探测问题。

经过几轮审议,2000年11月22日,中国政府首次发布《中国的航天》白皮书,提出对深空探月进行初步研究,重点是探月。 这是中国航天工业首次向世界宣布进入深空空探测领域。

2004年1月23日,农历新年的第二天,温家宝总理批准了探月工程 中国探月工程全面启动 不久后,指挥所落户,“铁三角”分别担任项目总指挥、总设计师和首席科学家。

“地球已经耕种了6万年,嫦娥已经想家5000年了。" 残墙的教义敦促人们努力思考,毫无品味地浪费他们的花甲。 “月球探测项目获得批准后,栾恩杰立即写了这首诗

千年后,他的妻子魏苏平感受到了孙家东的变化 有时半夜,有时清晨,醒来发现床上的老人不见了,听着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妻子吓得大叫

“你跟你睡吧,不要大惊小怪 ”窗外传来孙家东的声音 原来,当孙家东晚上醒来看到窗外的月亮时,他会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研究它,默默地思考月球探测项目的总体技术方案。 "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去月球?"

单鹃从此不再孤独。她期待着家乡的人们。

“嫦娥奔月,千年梦想成真。

2007年,孙家东去了发射场10次。 魏苏平由衷地说:“他总是每天跑步,累得穿不上皮鞋。我单独给他买了四五双布鞋,他就可以穿出洞来。” “

孙家东,将近80岁,这样跑步是因为今年很不寻常。嫦娥即将奔向月球。

今年10月24日,长征三号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腾空升空,支持嫦娥一号卫星的登月之旅。 经过326小时的飞行,嫦娥一号成功进入绕月轨道。 在飞行控制大厅里,每个人都争相拥抱

“嫦娥”第一次如此靠近月球

中国首次探月任务成功后,俄罗斯探月项目总设计师乔治波利舒克动情地说:中国在2003 空年将宇航员送入太平洋,标志着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太空大国,而嫦娥一号任务的成功开启了中国航天工业的新时代

在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到太空和载人航天飞行之后,中国航天工业迎来了第三个里程碑。 但是只有中国宇航员才能真正感受到成功来之不易。

当嫦娥一号成功完成绕月探索的那一刻,全国观众通过电视屏幕看到了一幕:当北京航天控制中心的扬声器传来嫦娥一号成功探月的消息时,每个人都从座位上站起来,欢呼雀跃,拥抱握手。 然而,孙家东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悄悄地转过身,掏出手帕偷偷擦眼泪。 一位将近80岁的老人在成功的时刻喜极而泣,人们可以想象他在成功背后有多痛苦。

2007年11月26日,国家正式发布嫦娥一号返回的第一张月球地图 2008年11月12日,中国第一张基于嫦娥一号拍摄数据的满月图像正式发布

一些专家评论说空间工程不同于基础科学。它以过去取得的成就为基础,进行非常合理的组织和安排,加上一些必要的关键技术。它使用相对低的成本和相对短的时间来实现高质量和高水平的特定目标。 显然,嫦娥一号发射的月球探测项目是基于这一概念的重大项目的典型例子。

也许泪流满面的孙家东也有同感。 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国家就能把嫦娥一号送上月球,虽然这是第一次,但它是如此准确。作为一架航天飞机,我当时非常激动,并为我们国家的巨大成就感到骄傲。"

“嫦娥”号落在月球上,在经历了数千次的困难和风险后,它进行了密切的接触。

月球探测任务的第一阶段使嫦娥离月球更近,但它离月球只有很远的距离,无法接近。

2008年3月,月球探测项目的第二阶段获得批准,嫦娥三号探测器计划提出,目标是登月。 它携带的漫游者仍然必须在月球上行走。

今年,38岁的孙泽洲被任命为嫦娥三号探测器系统的总设计师。 嫦娥三号的任务要求决定了整体优化设计、推进系统开发、制导、导航和控制、着陆缓冲子系统开发、热控子系统开发和漫游车运动的难度.孙泽周说了一连串的几个“困难”,现在回忆起来,好像他能在刚“收到棍子”时重现压力。"

事实上,与月球探测项目的第一阶段相比,嫦娥三号探测器具有很大的技术跨度、许多设计限制和更复杂的结构。新技术和新产品达到80%,12分钟的软着陆过程完全由探测器自己完成

太空人最擅长的是解决关键问题 2013年12月2日,嫦娥三号如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空。12月14日,它成功软着陆在月球洪湾预定着陆区。 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外星物体软着陆。嫦娥终于稳定地抵达广寒宫。

神话变成现实

嫦娥三号的坠落在天空画了一个美丽的弧线 听起来很放松也很浪漫,但事实上,这个3780公斤重的“怪物”在11分钟内从大约1.7公里/秒下降到零,并从15公里高的地方降落在一个奇怪而崎岖的地方。多么激动人心的经历啊!

随着嫦娥三号成功登陆月球,一只兔子触动了亿万中国人民的心。 这只兔子离月球很远,月球离地球30多万公里。跟随嫦娥三号去参观月宫的是月球车“於菟”。

着陆后,嫦娥三号着陆器与月球车分离,“玉兔”月球车成功到达月球表面,完成围绕嫦娥三号旋转拍摄照片并发回的设定任务。 但是后来,一个令人心痛的消息传到了地球上:玉兔在月夜睡着了,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一篇“玉兔”的日记开始在网上流传:我应该今天早上就开始睡觉了,但是在我睡着之前,我的制度控制出了问题,有可能我在这个月夜无法生存。 太阳已经落山,气温下降得如此之快。 晚安,地球 晚安,人类。

在这条新闻下,网民们纷纷留言。人们不愿意让兔子睡很长时间。 救援任务立即启动.尽管玉兔是在科研人员的努力下被唤醒的,但它却成了追求完美的航天飞机心脏的一块伤疤。

“我在想,如果我能被送上月球并包扎起来,有一只玉兔就好了。” 六年后,嫦娥四号探测器副总指挥兼副设计师张玉华抽泣着讲述了这个故事。

然而,嫦娥三号任务作为月球探测项目第二阶段的主要任务,是“绕圈、降落和返回”三步过程中的关键一步 中国的登月梦想不再停留在神话中。

2010年10月,嫦娥一号发射后的第三年,中国将嫦娥二号送入绕月轨道 嫦娥二号是嫦娥一号的后援星。备份就是备份,“我只会在你不能去的时候去。” “

事实上,嫦娥二号的飞行意义重大 这是中国首次在探测小行星方面取得飞跃,创下了中国探测深度空最远距离的新纪录。 更有价值的是嫦娥二号代表了中国首次在地球月球上造访拉格朗日二号,为八年后另一颗“嫦娥”后援星实现“世界第一”奠定了基础。

做“后援”不是很舒服,我几乎失去了“生命”

一天,嫦娥一号的总设计师叶培建在会议结束前乘飞机赶回北京。着陆后,他直奔中关村南大街31号院。 这里正在开会。

叶培建太兴奋了,当他走进房间时,他直截了当地对领导说,“你不应该同意召开这次会议。这是嫦娥二号是否会发射的问题吗?“

嫦娥一号首次研制时,嫦娥二号同时作为备用星诞生。 手掌和手背都是肉。作为总设计师,叶培建自然不愿意放弃。 但这一次他匆匆回来了。叶培建没有冲动,平静了下来。之后,他开始谈论嫦娥二号的工程意义

听完叶培建的讲话后,现场的领导们发自内心地说:“我们不是在讨论是否召开这次会议,而是讨论如何更好地召开和利用这次会议。” “这是嫦娥二号的杰出表现

嫦娥三号也有备用的嫦娥四号 根据嫦娥二号的经验,嫦娥四号没有发射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但是把嫦娥四号送到哪里已经成为争论的焦点。

有些人认为它应该稳定下来并发射到月球的前方。另一群人主张发射到月球背面,不重复任何事情,认为月球背面有更大的探索价值。 经过一番争论,充满探索精神的航天飞机选择了一个更冒险的计划。

2018年5月,嫦娥四号接力明星魁桥发射空。经过长途旅行,它到达了月球背面拉格朗日的两点钟 在这里,它将为嫦娥四号探测器搭建一座通信桥梁,嫦娥四号探测器即将在月球背面着陆。

1969年,阿波罗11号将第一个人送上月球。 在月球背面,没有信号,宇宙飞船与地面指挥中心失去联系达48分钟,即分钟,这被称为人类诞生以来最孤独的48分钟。 现在,“喜鹊桥”拯救了孤独。

半年后,嫦娥四号探测器稳稳地落在了月球背部。它成功实现人类首次月背软着陆,并通过“鹊桥”中继星传回了世界第一张近距离拍摄的月背影像图。这次任务值得世界铭记:人类实现了探测器首次月背软着陆、首次月背与地球的中继通信,开启了人类月球探测新篇章。

如果从2004年绕月探测工程立项算起,中国探月已经走过15年历程。

今天,中国探月的故事依然在继续。5年前,我国月球采样返回任务的探路先锋探月工程三期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任务成功实施,验证了返回器“半弹道跳跃式返回”再入关键技术。而今,嫦娥五号月球采样返回任务已经箭在弦上。

15年里,中国探月循序渐进前一代“嫦娥”为后一代“嫦娥”蓄力,前一代探月人为后一代探月人架桥。就像孙泽洲所言:成为一棵大树,给队友依靠,让后人乘凉。

“嫦娥奔月”神话背后

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对月亮的美好想象

“嫦娥”奔月工程背后

是无数航天人魂牵梦绕的探月之梦

月宫的门

还会被中国人无数次叩响

太空的路

我们也将顺着月球越走越远

征程永不止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