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自贸区将出炉,对东亚价值链意味着什么

国内新闻 阅读(787)

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将被宣布。这对东亚的价值链意味着什么?RCEP的“洪飞踩雪”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一些国家已经进入了新贸易规则的时代,而另一些国家仍然处于新时代的大门之外。

近日,第三届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领导人会议在泰国曼谷举行,并发表联合声明,宣布15个成员国已经完成所有文本谈判和几乎所有市场准入谈判。下一步将是开始审查法律文本,以便在2020年签署该协议

11月6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副代表王受文在介绍RCEP谈判时强调,这将是一项全面、现代、高质量和互利的自由贸易协定,有利于加快该地区统一规则体系的形成。

RCEP:全面、现代、高质量和互惠

根据2018年的数据,由于15个RCEP成员国已经结束谈判,人口为22亿,国内生产总值为29万亿美元。 因此,建成后,它也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

考虑到全球形势和该地区各国的特点,RCEP形成了独特的特色。 中国政府之所以说它是全面的,是因为与世贸组织框架不同,RCEP还包括投资准入和相应的规则。

在跨国投资引领贸易发展的时代,人们自然会更加关注直接投资。 强调互惠是因为该协议将给予老挝、缅甸和柬埔寨等最不发达国家一些过渡性安排。

在东亚的贸易协定中,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总是有某些例外。该地区经济发达的国家,如中国、日本和韩国,并没有强制同时整合规则。 鉴于老挝、缅甸和柬埔寨的经济规模和贸易量,这种特殊安排也是可以接受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多年来在该地区形成的有利于自由贸易的规范也发挥了作用。这些规范在说服国内反对派力量方面非常重要。

相反,南亚多年来缺乏类似东亚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几乎所有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都在该地区之外。甚至印度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遥远的美国。 因此,莫迪政府在面对国内反对派的挑战时,缺乏说服国内反对派的规范力量。

此外,印度的退出也证明了前世贸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的判断,即现代贸易自由化不仅受技术驱动,还受政府政策控制,受消费文化影响。 著名的印第安裔美国经济学家贾格迪什巴格瓦蒂讽刺了印度反对派。如果这些对手能够接受现代经济学,那么巴格瓦蒂也将是一名优秀的印度舞蹈家。

另一方面,15个国家达成的协议也表明,该区域共享促进经济全球化的文化。 2017年初,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宣布,全球化是一个海洋。中国人被水呛住,在全球化的海洋中遭遇漩涡和风暴,但学会了游泳。 今天,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中国人从更高的起点看待RCEP,认为RCEP协定体现了贸易协定的现代性和高质量 由于我们仍处于最后谈判阶段,我们未能仔细检查协议条款,但根据公布的信息,协议质量很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RCEP商品贸易已达到90%以上,远远高于世贸组织国家的开放水平;在投资方面,投资准入谈判是通过负面清单进行的。

据说它是现代的,是基于与世贸组织框架的比较。除了知识产权、竞争政策、政府采购等,RECP还包括电子商务

塑造基于价值链的全球多边主义

从全球贸易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目前正站在一个重大变革的门槛上。

如果传统的南北贸易是全球贸易的第一阶段,发达国家之间的产业内贸易是第二阶段,那么基于价值链的分工就成为了贸易3.0时代的核心内容

根据世界银行2019年10月发布的《世界发展报告》,价值链贸易已经占据了该国总量的一半。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发布的报告同时也更加关注东亚的价值链。

这是一个更加复杂的世界。参与区域价值链或全球价值链要求国家、区域和行业之间加强协调 毕竟,不是每个国家,不是一个国家的每个省或行业都可以参与更广泛的竞争,以获得更广泛的比较优势。

RCEP是一个里程碑事件。一些国家已经步入了新贸易规则的时代,而另一些国家仍然处于新时代的大门之外。 RECP经历了七年的谈判。我们不能说已经到达终点的谈判者已经从旧时代毕业。然而,积极迈向全球化的新时代,塑造更适合所有国家需求的多边主义,仍然是未来的一大挑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所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兼研究员

[编辑:萧玉]

王祖力:国内猪肉产量还是要靠自己 下半年压力仍然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