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上访人闫秀芳遭省劳教委复议“带罪释放”

国内新闻 阅读(1977)

河北请愿人严秀芳因向国家总理申诉而遭到毒打和监禁,被省劳动教育委员会审查为“犯罪释放”。当地干部和群众要求严惩涉及

河北上访人闫秀芳遭省劳教委复议“带罪释放”

河北上访人闫秀芳遭省劳教委复议“带罪释放”

石家庄专报的腐败和邪恶势力(记者刘来英、冯占武、肖怡然、刘程洁、记者何文泰、于海生)。近日,因举报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法官违法违纪而受到劳动教养迫害的上访者颜秀芳,终于在一所上锁的监狱中结束了自己的监狱生活,并向生命自由迈出了艰难的一步 半个多世纪的严秀芳,因身心遭到馆陶县当地腐败邪恶势力的破坏和非法拘禁,患有心脏病、神经衰弱、风湿性关节痛等严重疾病,留下终身后遗症和自理困难。 令严秀芳及其家人深感困惑的是,河北省政府劳动教育委员会仍同意邯郸市馆陶县在最近向她提交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中所说的“非法事实存在” 这个所谓的非法问题直接指向阎秀芳和其他人,他们两次到北京呼吁温家宝总理和其他领导人反映他们的不满,声称他们“扰乱了天安门地区的公共秩序”

对此,受害者阎秀芳坚称,他在北京的请愿是公民监督和上诉的宪法权利,人民向政府总理寻求帮助和补救是很自然的。 党的纪律和法律不允许河北省和北京市的个别警察滥用法律编造和植入非法指控/[/k0/。另一方必须出示“扰乱社会秩序”的原始证据。否则,她将继续依法扞卫自己的权利,与黑恶势力和司法渣滓战斗到底,并完全恢复她的个人尊严。

调查证实,严秀芳同志是一名有多年党史的基层党员。他遵纪守法、诚实、宽宏大量、富有同情心且贫穷。他在当地干部和群众中有一定的影响力,被誉为“铁娘子” 严秀芳被劳动教养的原因是:十年前,关陶县方宅镇前法院院长王钟诚非法干预经济纠纷,以及两县相关领导和办案机关的联合迫害,严重侵害了她和家人,迫使她走上了维权的艰难之路。

2005年9月5日,严秀芳写信给温家宝总理和其他中央领导反映这个问题。同年9月26日,河北省委、政府信访局将上级批文逐级转交给邯郸市和馆陶县,并监督处理,要求各级认真对待,依法处理。 然而,颜秀芳的合法要求并没有得到解决,相反,她的生活一步步走向艰难困苦。

在此期间,受害者颜秀芳多次被关陶县各级党、政府和司法机关拦截和探视,遭到非法拘留和毒打,受到侮辱和人格诽谤。 不仅如此,个别县委领导干部和司法调查人员联合编造虚假证据,并三次起诉受害者,企图将他们处死并送进监狱。他们上演了一场司法腐败的闹剧,在这场闹剧中,大连检察官公开迫害受害的请愿者。 馆陶县检察院一再指控人们犯罪,捏造虚假事实,这是极其荒谬的。所有这些都是虚假和捏造的。他们受到了公正的人民和公众舆论的谴责和批评。绝望中,丑陋的戏剧终于不得不撤退。 在关陶县前副书记赵海瑞公开“高调维护稳定”和身心迫害下,涉案罪犯不仅受到层层保护,而且受害者颜秀芳长期遭受身心虐待和侮辱,被非法拘留和虐待266天。 尽管各省厅、邯郸市公安局等多次督促县政府纠正错误,但他们听到的都是基层的虚假报道和一步步的欺骗。

据馆陶县报道,严秀芳于2010年3月1日因向总理官邸上诉被当地警方拦下并控制,并被馆陶县公安局行政拘留5天。 今年3月7日,由于没有办法向上级申诉,也没有办法平反冤情,受害者颜秀芳和她的亲属一起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和温家宝总理等相关接待单位反映他们的冤情。 严秀芳等人在经过天安门地区时,被当地警方无缘无故地搜身、审问、拘留和警告。他们很快就落入了邯郸市北京游客的手中。然后,他们被送回自己的家园,并被非法拘留和控制个人自由。

今年7月下旬,严秀芳打电话给馆陶县前任和现任县委书记张岳峰,请求帮助,只是因为她在家,要求解决问题,并要求依法严惩“公务员和人渣”。 但两天后,她被县公安人员打着“领导帮你解决问题”的幌子,从家里骗进邯郸市的控制区,直接被关进河北省妇女劳动营服刑。 与此同时,馆陶县公安局把准备了几个月的《劳动教养决定书》交给了他的家人。

该组织在收到阎秀芳申诉报告后,通过深入调查和取证,掌握了详细全面的第一手证据材料,恢复了事件真相。 同时,以《一名基层女共产党员的人生悲惨遭遇》、《河北邯郸召开国内首次打击劳教上访人动员会议》、《“上访妈妈”唐慧案在河北省馆陶县再次上演》和《河北省馆陶县两委拒不纠正闫秀芳冤案》为主题,进行独家跟踪和披露。 这篇文章发表后,立即在全国各界引起强烈反响。与此同时,它也遇到了疯狂的抵抗和勾结,暴露了涉案单位和个人的违法行为。它继续迫害受害者,并一步一步地谎报虚假情况,企图混淆视听,欺骗上级调查。 在馆陶县给上级的报告中,虚假信息和细节被胡乱捏造,调查文章的内容被描述为“严重不真实”,肮脏的狗的脸明显暴露出来。

更严重的是,近日,在河北省劳动教育委员会决定撤销严秀芳的劳动教养后,馆陶县县委书记等人跳上跳下,发疯了,召开紧急会议,做出了特殊安排。他们公开指示县有关人员连夜前往省市有关领导和部门开展“公关活动”,企图继续迫害维权上访者阎秀芳,逃避党纪国法的调查和制裁。他们的好名字是:保护一群同志 业内人士报道称,张岳峰在会上表示:“2012年韩吉老沈字第32号已被省政府撤销。燕案可能会被推翻。我们不能让她出去。我们必须做点什么,尽快分头去找工作。” "

记者的调查显示,尽管张岳峰等人做出了艰苦努力,但由于舆论和领导监督的压力,“防止纠正错误”的闹剧已经平息。 然而,他们仍然坚持认为受害者在国家的虚假报告中“有非法事实”。当消息传出时,公众舆论再次一片哗然。 更令人惊讶的是,河北省人民政府劳动教育委员会(负责审查机关)也在行政复议决定书冀劳交付梓(2012)第0086号中坚持认为邯郸市劳动教育委员会作出的劳动教育决定书(2012)韩吉劳审字第32号认定颜秀芳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事实存在,但适用依据有误 面对河北省劳动教育委员会的结论,不仅受害者家属不可接受,而且政法部门的一位同志神秘地问道:“河北省劳动教育委员会的有关领导和办案部门没有提及关陶县非法镇压和迫害上访者的严重事件,反而继续往受害者颜秀芳脸上泼脏水。他们公开保护馆陶县的黑恶势力,他们的行为是可耻的!

也有法律界人士认为,从河北省劳教委的冀劳教复字{2012}第008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这段“争议文句”中,包含着四层含义和解释:一是邯郸市劳教委对闫秀芳违法行为的事实的认定问题是存在的;二是省劳教委同样认为闫秀芳存在违法事实;三是释放闫秀芳是被迫不得已的,自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四是邯郸市劳教委、甚至司法机关“办案不公”,因为当年公诉的犯罪事实“不充分”,没有将其置于死地,从而给闫秀芳留下了近期“纠正劳教冤案”的机会,致使自身执法形象自损,出现由省劳教委出面“擦屁股”,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位人士最后说:“总之,既然邯郸市劳教委对闫秀芳的违法认定“适用依据错误”,那么必然还有“适用法律依据”的存在,但这个‘依据’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