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聚焦互联网医疗,信用体系建设仍不完善

国内新闻 阅读(564)

数据源: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国互联网健康医疗发展报告(2017)》

测绘:张方曼总书记

习近平指出,大数据应用于促进民生保护和改善,推广“互联网+医疗”等,不断提高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大众化和便利化水平。 近年来,网络医疗蓬勃发展。在线咨询、远程医疗和其他医疗服务促进了医疗资源的有效配置。 从以大医院为中心、患者等待服务到以患者为中心、协同网络服务,互联网医疗服务正在加速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共建共享,以满足不同群体的个性化医疗需求。

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现马病人有纵隔淋巴结病,基本排除肺部恶性肿瘤的可能性,但病因不明。 在主治医生的帮助下,马女士通过互联网查询平台向北京协和医院呼吸科钟旭医生申请远程专家门诊。 钟旭查看了当地医生上传的病历,初步判断病人的问题是由肺结核引起的。 马女士说,在网上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能见到北京的大专家。如果你去北京增加交通和住宿费用,你仍然不知道你是否挂了电话。

病人跑得更少

资源分配有效,成本显着降低

在线咨询是指医生通过互联网向患者提供诊断和治疗服务。医生在网上详细询问病人的病史,检查必要的检查报告,并给出诊断和治疗计划。 目前,网上查询主要以随访和咨询为基础,即去过医院的患者在网上进行随访康复和治疗。下级医院和医生遇到难以处理的病例时,可以通过互联网向上级医院的医生发起会诊请求,获取上级专家的诊疗意见。

刘迎龙,北京安贞医院儿童心脏病外科主任医师,通过网上预约面对面咨询平台,在下班时间为儿童患者提供术后咨询服务 该平台邀请了来自三级医院的数万名儿科专家,通过大数据和精益医疗更有效地部署儿科资源。

对于患者来说,在线咨询首先要考虑的是专家,其次是费用。 在线咨询的费用因专家级别而异。 由于北京和上海拥有全国最多的专家,平均咨询费比其他地区高得多。 根据一项调查,北京的平均咨询费用为147元,上海为138元,河北仅为30元 在大多数在线咨询中,医生和病人都不在同一个城市,在不同地方看病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远远高于在线咨询的平均时间成本。

“从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间,网络医学只能进行在线咨询,不能提供诊断或处方 对于医疗来说,诊断和治疗是核心。网络医疗要想进一步为患者提供更多的便利,就必须进入诊疗领域。 “好医生在线创始人王航说 2015年初,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明确表示,在线咨询是一种严格的医疗实践。服务的主要提供者必须是医疗机构。换句话说,为了进一步发挥互联网在诊断和治疗领域的作用,成为医院需要有医疗机构许可证。 2016年,郝大夫与银川市政府网上合作建设银川智能网上医院,从网上会诊转向网上会诊,并接受医疗管理部门的全面监督

王航认为在线查询一般适合三种类型的病人:首先,病人需要重新检查,医生在离线进行初步诊断后熟悉病人的情况。回国后,患者可以在线交流病情和更新药物,通过网络上传检查数据,并要求医生远程给出诊断和治疗计划。 二是需要会诊的病人,这也符合国家分级诊疗的大趋势。 第三,有少数初次就诊的病人。目前,只有少数简单疾病的在线首次诊断可用,如皮炎、湿疹、痤疮和其他轻微皮肤病。 对于相对复杂的疾病,网络医院将为患者安排合适的医院进行检查和面对面咨询。

医生在线“坚持”有利于口碑的形成,在线和离线互相促进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性病科副主任医师林志淼(Lin Zhimiao)在好楚网上以真名注册认证,提交了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职称证书、身份证等证书,完成多份执业记录后成为好楚网上银川智慧网医院的网上执业医师。 他说,从目前的政策来看,多点做法不需要原单位的同意。 然而,他告诉服务单位,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许多患者会在网上和网下相互拜访和推广,这不会影响离线工作。

网络医学改变了医生和医院的关系。网络医生在互联网上形成了一个品牌,推动了一门学科的发展。 301医院的尚艾嘉医生专注于相对罕见的复杂脊髓疾病。在通过互联网查询平台形成了良好的患者声誉后,到医院就诊的脊髓疾病患者数量大幅增加

互联网对医生的“粘性”在于为病人匹配最合适的专家,这相当于医院的“分诊台”。 医生可以通过在线咨询找到他们最想看的病例,从而减少大专家在看小问题和积累有效病例时的无助感。 许多专家哀叹前一年看到的有效病例不如本月看到的好,这就是“互联网+医疗”的力量

互联网咨询平台根据医生的专业总监设置专业标签,标记学术方向,从患者中选择专业病例,使医生和患者能够准确匹配,避免高射炮打蚊子。

为了积累专业病例,提高自身水平,医生需要利用这个平台来提高自己的声誉。同时,为了避免病人的不良评价影响他们的声誉,医生会更加关注自己的工作细节。 一位医生说它过去是通过口头传播的,但是现在它依赖于互联网。 除了医疗技能,我们必须在网上和网下保持良好的态度,以便在网上获得好评。

医生愿意“坚持”上网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和避免重复工作。 好医生网站将患有类似疾病的病人分组。医生直接向相应的团体发送科普文章,帮助患者了解疾病知识并配合治疗。 一位医生哀叹说,同样的内容之前已经说过至少50次了,许多病人并不知道。现在只需要在网上说一次。

在线咨询不可靠。关键是看医生是否可靠。 一些网络咨询平台对进入的医生实行“三证一卡”的注册认证制度。所谓“三证一证”是指医生注册平台必须提供医生资格证书、执业证书和身份证以识别身份和医生资格,同时提供银行卡信息以保证医生信息的真实性。有些平台采用邀请制,要求平台上的医生为甲级医院中具有上述职称的医生。同时,他们通过随机抽查的方式进行监督,不时打电话询问问题或进行审计和沟通。如果有医疗质量问题,医生将随时被下架。

根据统计数据,在线平台的误诊率远低于离线平台。医生在网上进行诊断,只会根据确认的证据做出判断。如果没有相应的检查结果,医生只会在网上给出诊断和治疗建议 在线平台的整个过程可以追溯到。如果是医疗质量问题,将邀请第三方对医生进行仲裁和评估,并确定责任。 一旦平台发现医生有不合理的行为,就会坚决处理。

监管不松

电子记录有“痕迹”可循,信用体系正在完善

互联网医保突破空限制,许多人认为互联网医保风险太大 事实上,法律主体在哪里负责医疗?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谢纯认为,网络医学不会因为载体而改变医患关系。 医生从来都不是法律的主体。法律的主体是医院。 过去,当医生有医疗纠纷时,医院应该承担责任。现在当医生在网上医院发生医疗纠纷时,应该由网上医院来承担责任。 网络医院和实体医院的法律责任没有区别。

患者接受在线咨询服务,尤其担心隐私泄露。 在用户个人信息的隐私保护方面,网络医疗机构应当对其进行保护,未经用户许可,不得对外披露或用于其他目的。 如果用户隐私被泄露,平台应根据法律法规承担相关责任。 在医疗监管问题上,高谢纯表示,网上病历是最难篡改的。电子病历的任何修改都会留下痕迹。这是最真实、最客观的病历。

网络医院的发展势不可挡,监管难度不容忽视。银川的经验值得借鉴。 包括郝大夫在线银川智能网医院在内,银川已签约17家网上医院,成为中国网上医院行业最大的聚集地。 银川先后发布了《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等六个文件,对网络医院进行规范和监管,建立了我国第一个网络医院管理系统化监管体系,给予网络医院与真实医院同等的政策待遇。

“网络医院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完善的信用体系建设 银川市相关官员表示,要为网络医院运营商、医生、患者等建立诚信档案。建立黑名单制度,增加对不诚实行为的曝光,加强对不诚实行为的联合纪律行动,加强对信用管理的威慑,以及建立一个“使各地值得信赖的人受益,使不诚实的人无法移动”的信用体系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