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转小贷路径明确 为何有人不愿上岸

国内新闻 阅读(759)

来源:今日北京商报

记者孟夏凡和实习记者刘思红

目前,共同基金监管办公室和网上贷款监管办公室联合发布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引》)在行业内引起了巨大轰动。随着《指引》的发布,网上贷款机构向小额贷款公司转型的一系列合规条件和资质要求相继出现。 《北京商报》记者今天注意到,该指引发布后,不同行业的观察家有不同的解释,网上贷款机构也做出了不同的回应:有些人把它视为网上贷款行业的生命线,"无论如何先上岸";另一方面,由于门槛过高和可行性差的问题,没有进行变革的意愿。

指明两条道路

网络贷款风险管理带来新进展 最近,一项关于将在线贷款机构转变为小型贷款公司的指导方针引起了业内的热烈讨论。《今日北京商业报》记者从许多靠近监管机构和平台的地方证实了该指南的真实性。 然而,在此前的“175号文件”明确鼓励网上贷款机构向小额贷款公司转型后,经过近一年的监管,转型路径终于得到了进一步的澄清

北京商报记者今天注意到,改造意见从平台合规性条件、注册资本、股东条件、股权情况、改造计划和期限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其中明确提到网上贷款机构的股票业务必须没有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股东必须有消化股票业务风险的能力,转型计划必须得到大多数贷款人的支持和配合等。

对于有转型意愿的平台,该指南指出了两种可供选择的途径,一种是转型为在单一省级区域运营的小额贷款公司,另一种是转型为在全国范围运营的小额贷款公司。 前者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现金);后者不少于10亿元,其中一期资本不少于5亿元,在一期实收资本的基础上,还应满足转型期间机构贷款余额不低于1/10的要求。

对于过渡期,指导意见还设定了一个相对紧凑的时间节点,原则上不超过一年;股票规模在50亿元以上、贷款期限在一年以上的网上贷款机构,原则上不得超过两年。 其中,计划将自身转变为在全国范围内经营小额贷款公司的网上贷款机构,在临时许可证被正式许可证取代之前,还需要有一个符合经营网上小额贷款业务条件的互联网平台。

行业观察人士张馨(化名)今天在《北京商报》上向记者指出,目前大多数平台都想转型为全国性的小企业贷款公司,但这种转型并不容易。10亿元的注册资本和1/10的贷款余额的要求已经将许多平台拒之门外。 他直言不讳地表示,许多中小型平台没有足够的资金,而少数龙头平台有大量资金需要筹集。因此,对于市场上大多数在线贷款机构来说,这一资本要求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使最终得到满足,也会“大大削弱它们的活力”。

面对“高”注册资本,引入新股东是可行的解决方案吗?张馨指出,在当前资本的寒冬,很少有平台能够在监管期内找到可靠的新股东。因此,只有原始股东继续努力,这才更现实。 北京互联网法律学会副秘书长车宁(Che Ning)也认为,一方面,互联网借贷机构历史负担沉重,未来发展不确定,合法性可疑。另一方面,东大引入新股的概率不能在早期(如三年内)分成红利。即使有这样有实力和意愿的“天使”股东,他们持有的股份数量也不得超过两个,持有的股份数量不得超过一个。因此,从整个行业的情况来看,大多数平台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引入新股东来解决基本需求。

在线贷款机构收到了不同的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指导很明显,用于改造的小额贷款将坚持自愿组织和政府指导的原则。然而,在转型的道路明确之后,北京商报今日记者注意到,一些平台已经表达了强烈的愿望,称转型是必然的选择,并已开始采取行动。然而,一些平台表示,他们还没有转变小额贷款的意愿。一方面,他们希望取消黄金许可证,另一方面,他们仍然希望继续等待在线贷款监管试点。 此外,还有一些在线贷款平台已经持有小额贷款许可证,并对指导持“观望”态度

11月27日,贵州某P2P平台在官方网站上宣布,在收到指导后,已于11月25日向相关部门正式提交改造申请。预计相关监管部门批准的转型实施计划将于2020年1月底前发布 平台工作人员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他们目前正在配合网上贷款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并正在根据监管部门的要求制定转型实施方案。

北京商报记者今天采访了各地区的许多网上贷款机构,上海的许多网上贷款机构表达了转型的强烈意愿。一些平台坦率地说,过渡时期的小额贷款被认为是最后的着陆方式。 北京网上贷款机构的一些人员也指出,他们将根据监管要求积极转型。“这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如果他们想继续发展,就必须根据监管指导和建议积极调整。”

虽然许多平台已经抓住了“转化小额贷款”的救命稻草,但一些网上贷款机构也指出,公司目前无意转化小额贷款,主要是因为一方面他们希望获得消费金融的许可,另一方面他们仍然希望继续等待网上贷款监管的试点。 gunny bag研究所研究员

王世强分析道,“转型网络中的小额贷款公司对一些中小平台更具吸引力,一些小型在线贷款平台将积极申请转型。然而,转型网络中的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对领导在线贷款平台或大型平台的吸引力也更小。”

他进一步指出,目前,网上小额贷款的非标准融资杠杆过低,门槛过高。许多网上贷款机构的股东担心将来会重蹈传统小额贷款的覆辙,因此他们的积极性不高。 建议监管部门放松对网上小额贷款许可证杠杆的限制,大幅提升许可证价值,从而提高股东积极性,吸引新股东参与股票交易,更好地解决网上贷款的股票风险。

转型成功率几何

虽然本指南指出了在线贷款机构的转型路径,而且已经有计划“上车”的平台,但它们有多可行?有多少平台能够真正成功转型?业内许多人一致认为,根据目前的监管文件,不会有太多的全国性小额网上贷款许可证,而各地的监管机构对区域性小额网上贷款许可证拥有更大的权限,数量无法确定。 目前,监管的重点仍然是化解风险,努力收回投资者贷出的资金,尽量减少投资损失。

我一接近监管机构,我想可以改造的小额贷款机构的数量应该没有具体的限制,但是从整个平台能够满足改造条件并有改造意愿的角度来看,这个数字不会超过两位数。 另一位资深人士进一步指出,目前,一些平台已经发放了网络小额贷款许可证。在此前提下,以下类型的平台将更适合转型路径:第一,真正愿意和有能力的平台可以转型;其次,那些没有自己车牌的人可以挑战他们。第三,对于股票规模适中、融资渠道畅通、风险压力小的企业来说,这将是一个非常好的落地机会。

车宁指出,网络借贷机构在转型前也应该考虑转型的价值。 他坦率地说:“这实际上是一次由外部力量驱动的冒险,目的是离开舒适区。” 在这种风险投资中,企业被要求交出其吸收资本的能力作为其真正的优势,但需要获得一个“临时”牌照。此外,它还需要面对未来“生产”资产能力的挑战。 “

他进一步指出,与之前被许可机构的正常状态不同,本许可证的存在和价值与企业的控风工作密切相关,其逻辑与刑法中的“缓刑”有些相似,即根据对象的实际表现(成功转型)设定一定的测试期限并决定停留(退出市场);此外,这个车牌不同于它过去的存在方式。在真正转型之前,这个牌照目前只是一个“临时”牌照。它将在违反红线要求后自动过期。违反黄线要求且无法改正的,也将自动失效。此外,成为全职员工的前景尚不明朗。因此,这个车牌也有“纸官帽”的意思

责任编辑:潘启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