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隆新能源被列被执行人 系魏银仓私下签不合规协议

国内新闻 阅读(1450)

原标题:银龙新能源路内幕:魏银仓私下签署违规协议

来源:国家商报

每一位商报记者陈李鹏

日前,媒体报道,银龙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龙新能源)于11月13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执行人,执行目标超过3600万元。 今天下午(11月20日),银龙新能源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主动披露了原因。 银龙新能源表示,中信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已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向该公司追回2015年至2016年期间的“财务咨询费”。财务咨询费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魏银仓与中信证券之前私下签署的一项协议,是“无价值或无补偿的”

2018年新管理层上任后,银龙新能源拒绝支付4000万元的财务咨询费,导致中信证券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公司被列为执行人。 银龙新能源表示,该公司随后将申请撤销仲裁裁决。

仲裁裁决导致资本增加的“旧闻”

据银龙新能源称,该公司因与中信证券就“财务咨询费”发生仲裁纠纷,被法院列为执行人。 2015年2月,中信证券太阳公司青岛金世豪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世豪)作为主要投资者参与公司增资。 在这一轮融资中,金士河向该公司增资2亿元。 与此同时,金士豪的母公司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与该公司进行了联系和沟通,有意承接首次公开募股业务。 金世豪口头要求当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魏银仓承诺对公司估值给予20%的折扣,即金世豪在支付2亿元增资后将返还4000万元。

随后,金士河除了与本轮投资者和其他机构投资者共同签署的投资协议外,还与魏银仓和公司秘密签署了补充协议。金士河同意公司应向金士河或关联方(关联方实际上是中信证券)支付金士河增资的20%,双方签署了单独的财务咨询协议。 银龙新能源还表示,补充协议还为主导投资者方进贤浩的回购权设定了房地产抵押,这使得主导投资者方进贤浩在同一轮中获得了比其他机构投资者更好的权利。

上述融资后,银龙新能源很快又进行了新一轮融资,中信证券和金士豪均未参与。 在这种情况下,2016年7月,中信证券和魏银仓分别就上述两轮融资签署了财务咨询协议,同意公司支付中信证券上一轮融资财务咨询协议下的2500万元财务咨询费和下一轮融资财务咨询协议下的1500万元财务咨询费,合计4000万元。 双方还在财务咨询协议中同意延迟支付利息。

银龙新能源认为魏银仓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述协议,忽略了公司章程中的规定,即关联方董事回避投票时,关联交易需经董事会批准,未履行董事会批准程序,代表公司与中信证券签署协议

"由于两份财务咨询协议的签署程序和内容不合法和不符合要求,公司拒绝支付相关的财务咨询费 ”尹龙新能源说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金世豪目前持有银龙新能源1.44%的股权 由于银龙新能源拒绝支付费用,中信证券于今年5月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银龙新能源支付4000万元的财务咨询费和违约金,总金额约6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银龙新能源积极辩护,今年10月,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庭发布裁决,责令银龙新能源支付上一轮融资金融咨询协议下的金融咨询费和违约金共计3666.8万元。仲裁庭不支持上一轮融资中涉及的财务咨询费。

魏银仓在美国的红色通缉犯名单上。

对于上述银龙新能源的解释,记者也试图联系中信证券进行核实,但没有收到回复。

银龙新能源表示,公司将根据上述事实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并申请不执行仲裁裁决。 公司将进一步研究并起诉中信证券、魏银仓和孙国华,要求赔偿关联交易损失。

今天下午(11月20日),银龙新能源还披露了公司起诉魏银仓及其合伙人孙国华的最新进展 此前,银龙新能源“转而反对”其大股东魏银仓,指控魏银仓和孙国华骗取国家财政资金,侵犯公司利益。公安机关已经对此案进行了调查。 同时,公司起诉魏银仓、孙国华、银龙集团等三家关联方交易责任纠纷,总金额超过7亿元。该案目前正在等待法院判决。

目前,孙国华和魏银仓的一些亲属于2019年3月被拘留。经检察机关批准,魏银仓、孙国华等相关人员已被逮捕。已经在美国呆了很长时间的魏银仓,现在已经被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名单。

责任编辑:赵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