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家庭教育十大热点

国内新闻 阅读(986)

从年初到年底,家庭教育活动将持续到2018年。

在政策层面,最令人兴奋的消息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了教育部门支持和服务家庭教育的新责任和要求。教育部发布文件,禁止幼儿园教育成为“小学”,为学龄前儿童的健康成长提供政策保障。在家庭教育立法呼声日益高涨的背景下,继重庆和贵州之后,山西和江西相继出台了家庭教育促进条例。湖南发布了一份文件,承认五种“校园暴力”是非法的,这有助于教师依法安全地教学。

在学术层面,北京师范大学发布了一项关于家庭教育的全国性调查。在学生心目中,“拥有一个温暖的家”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中国教育协会家庭教育委员会学术年会倡导新时代、新家庭方式,指出家庭方式建设对社会和谐和民族复兴具有根本意义。台湾海峡两岸的家庭教育学者一直在讨论代际教养的利弊。他们认为祖父母的抚养对许多家庭来说确实是必要的,但是父母是抚养孩子的第一责任人,而且更加严格。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等四省一市成立长三角家校合作研究与指导联盟,打造家校合作教育环形交叉路口

在社会层面,“作业伴随综合症”如心肌梗塞、脑梗塞和骨折屏蔽了朋友圈。减轻学生负担而不是增加负担的家长应该受到教育部门的重视。父母需要学会如何陪伴孩子科学合理地成长。“湖南12岁男孩杀母亲”震惊社会,如何避免悲剧值得反思

全国教育会议赋予教育部促进家庭教育的新责任。

9月10日是中国的第34个教师节,全国教育会议将于10日在北京举行。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指出家庭、学校、政府和社会都有责任培养德、智、体、艺、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做好教育工作。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他们应该教孩子们“人生的第一课”,帮助他们扣好人生的第一个扣子。 教育、妇联等部门要协调社会资源,支持和服务家庭教育。 整个社会应该承担起青少年成长和成功的责任。 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为安全办学打好基础,解决学校后顾之忧,维护教师和学校尊严,保障学生生命安全。 Xi总书记在重要讲话中以德、智、体、艺、劳为育人目标,强调家庭教育四个“第一”的重要价值,把“教育”放在“协调社会资源支持和服务家庭教育”的首位,对教育部门支持和服务家庭教育工作提出了新的责任和要求。

教育部发布文件禁止幼儿园“小学化”

7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坚决禁止幼儿园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算术、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小学在招生期间为幼儿园组织考试和其他行为,将视具体情况对校长和相关教师负责。

通知规定了五项治理任务:禁止小学课程内容教学,纠正“小学”教育模式,更新“小学”教育环境,解决教师资格和能力不合格问题,坚持小学零起点教学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明确规定,“儿童有权休息和休闲,参加适合其年龄的游戏和娱乐活动。” 长期以来,许多家长和教师忽视了儿童游戏的价值,不知道休闲、娱乐和游戏是儿童成长和儿童权利的必要条件。 上学前玩得好的孩子可以很快提高他们的学习能力、积极性、主动性和效率。 德国《基本法》(即《宪法》)明确禁止建立学前学校,因为他们认为儿童上小学前的唯一任务是快乐成长。知识教育不符合孩子的本性,违反了孩子的成长规律。

山西省和江西省家庭教育宣传条例颁布时间

《山西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年5月31日山西省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将于今年9月1日实施

山西省有900万18岁以下儿童,其中67万留守儿童和14岁以下流动儿童。 条例规定,家庭是家庭教育的主体,当父母不能与未成年子女生活在一起时,他们也应履行监护人的义务。学校应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工作计划,设立家长委员会和家长学校,每年至少开展两次家庭教育实践活动。

条例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家庭教育发展计划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建立城乡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将家庭教育发展资金纳入本级财政预算

9月30日,江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江西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该决议定于12月1日生效 条例将江西地方特色文化纳入家庭教育。每年五月的第四周被指定为江西家庭教育宣传周。

在政府推广方面,《条例》明确了财政资金的总体保障,建立了审议协调机制,明确了政府领导下的多部门参与联动机制,加强了家庭教育场所建设,增加了政府对公共服务的购买,加强了家庭教育培训体系建设,明确了政府相关部门对从事家庭教育服务机构的管理。

作为一个劳动力输出大的省份,留守儿童家庭教育不足是江西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条例》明确了监护人的家庭教育责任,详细说明了监护人在家庭教育中的具体要求,并强调政府和相关部门应重点向父母未与未成年子女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提供家庭教育援助和指导。 然而,“留守儿童”一词并没有在《条例》中出现。相反,使用了“不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未成年人”一词。主要目的不是给留守儿童贴标签。

到目前为止,重庆、贵州、山西和江西等四个省市已经出台了关于家庭教育的地方性法规

湖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湖南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和处理条例(修订案)》年3月31日通过《湖南省发现五种“学校闹事”违法行为》 条例明确规定,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后,任何单位或个人以下列五种方式表达意见和要求的,均被视为违法。侮辱、威胁、威胁、故意伤害教职工和学生或者非法限制教职工和学生人身自由的;2.停尸房在学校等公共场所;3.包围学校或者进入学校扰乱教育教学活动的;4 .侵占、损坏校舍、设施和设备;5.故意进行虚假宣传或者制造、传播谣言的

根据规定,学校在以下4种情况下可以免除责任:1 .由于校外第三方的侵权行为;2 .学生自杀、自伤、走失;3.由于学生的特定体质、特定疾病或异常心理状况,学生、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未通知学校,学校无法预见;4.对抗性或危险性体育比赛中的意外事件

条例还规定,中小学和中等职业学校应建立和完善学校欺凌事件的预防和处理制度,并制定学校欺凌事件应急预案 8岁以下的儿童应建立一个从学校到学校的转学制度

如何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一直是困扰家庭和学校的棘手问题。 这项规定一出台,许多老师就“松了一口气”。

北京师范大学发布全国家庭教育调查

9月26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控合作创新中心发布《全国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2018)》 对31个省325个区县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4、8年级学生和班主任的调查显示,学生们把“父母”视为他们最敬佩的生活榜样,认为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些父母离孩子眼中的“好父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言行不完全一致,过分注重孩子的学习,忽视了孩子内心的真实需求。

根据调查报告,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学习,而不是他们的道德品质、日常行为习惯、爱好或特殊技能以及心理状态。然而,他们对儿童学习和生活的参与并不与他们的注意力成正比。34%的四年级学生和近58%的八年级学生说父母较少参与他们的学习和生活。

对学习的过度关注和对孩子兴趣爱好的不足导致一些父母不尊重他们的孩子,超过20%的家庭几乎没有亲子沟通。 这种情况在八年级时更加明显。 青春期的孩子希望父母更加关注他们的内心,父母也应该更加重视亲子沟通。 但事实正好相反。八年级家长几乎每天都和孩子聊天的比例比四年级低14.5%。 这种错位是青少年亲子冲突增加、亲子亲密度下降的重要原因。

根据调查,90%以上的班主任说家庭和学校之间沟通有困难。一些家长认为教育他们的孩子是学校的责任。只有20%的家长与班主任谈论家庭教育。这表明,家庭-学校合作教育的指导服务亟待改进和扩大。

中国教育委员会学术年会倡导新时代和家庭风格

10月27日,中国教育学会在苏州召开2018年家庭教育学术年会,发布《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对比研究报告》和《北上广青少年性意识性行为调查》 与会专家围绕“新时代、新家庭方式”这一主题,指出家庭方式建设对社会和谐和民族复兴具有根本意义。优化家庭精神环境需要价值重塑和文化自信。新家庭模式的构建与实践的主体是家长,实践的方式是融入家庭教育的全过程。 家庭风格是一个家庭的风格、氛围、风格和传统,是经过长期培养形成的价值取向、性格特征和文化氛围"家庭风格是一种无形的、巨大的、综合的教育力量.""家庭风格是家庭的精神核心,是社会价值观的缩影."“家庭风格是一种文化基因,一种精神信仰,是家庭持续发展的动力。” 如何建立良好的家庭风格,培养新一代,已经成为每个家庭的一个独特话题。

台湾海峡两岸的家庭教育学者正在讨论代际教育的利弊。

9月15日,中国教育协会和台湾嘉义大学在青岛举行了第19届海峡两岸家庭教育研讨会。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深入探讨了“祖父母参与家庭教育”。他们认为祖父母的教育对许多家庭来说确实是必要的,但父母是教育孩子的第一责任人,这甚至是更严格的法律。

针对祖辈对子女家庭的强势介入,提供有效帮助的同时也带来突出矛盾的现状,专家建议要理性认识祖辈教养的利弊,厘清两代人的责任边界,呼吁社会提供专业支持、赋予祖辈能量,学校要帮助留守儿童家庭构建“不在一起的共同生活”,保持留守儿童成长的真实动力系统。会上,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委会发布6城市家庭教养中的祖辈参与状况调查,指出“父辈为主、祖辈为辅的教养方式有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

长三角家校合作研究与指导联盟成立

6月11日,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在上海举办首届长三角家校合作高峰论坛,来自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等四省一市的22个家校合作研究与指导机构宣布成立“长三角家校合作研究与指导联盟”,将秉持“共建、共研、共享、共赢”的发展宗旨,共同推动长三角各地区家校合作的发展。

长三角家校合作研究与指导联盟将构建家庭自觉、部门协同、专业依托、区域重塑、学生中心的家校合作格局,努力形成上有政府支持、中有教育局行政主推和业务指导、下有学校充分利用和发挥家长及社会资源的教育环岛。

“陪写作业综合征”刷屏朋友圈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这个经典梗今年有了新版本。秋季开学不久,10月的朋友圈先曝出两份“陪孩子写作业,大人急到送医院”的特殊“病历”,某五年级家长陪孩子写作业,急到心梗住院做两个支架。11月,南京一位33岁妈妈被孩子写作业“太磨叽”气到“脑梗塞”住院。不少家长在两篇文章下评论说“深感同情”“找到了组织”。

还有爸爸辅导11岁儿子写作业被气到咬伤儿子、一年级女娃的父亲陪孩子写作业时捶桌子捶到右手骨折,甚至有家长开始在朋友圈“抛售”孩子:不要房不要车,礼金嫁妆全都送!只求“亲家”现在就来辅导孩子作业,把未来的儿媳领走!

种种“陪写作业综合征”的诱因,固然有作业过多、过难的客观现实,也与家长期望太高、耐心不够,用大人的节奏去要求孩子等家庭教育失误有关。陪写作业的重点应该是引导孩子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学生“减负”不该给家长“增负”,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应当给家长提供更多支持。

“湖南12岁男孩弑母”震惊社会

12月2日,湖南省某镇一名12岁的男孩小吴,因不满母亲管束自己抽烟,持刀将母亲砍了20多刀,残忍杀害。事后,小吴将菜刀扔到鱼塘里,换下有血迹的衣服,淡定地和两岁的弟弟在一起,还假借母亲的名义向班主任请假。因小吴不满14岁,没有被拘留。

一个12岁的儿童置亲情和伦理于不顾,残忍杀害亲生母亲,之后也没有任何难过或悔罪的表现,甚至还认为“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我就是恨她”。

这一令人震惊的事件引发社会热议和反思,有人认为国家立法应当调整对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的相关规定,有人指出他有反社会人格。从家庭教育的角度,我们注意到“吴某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他母亲是这两年回老家生二儿子才开始带他”“这孩子习惯不好,喜欢偷别人钱物”“他经常找他妈妈要钱”“不高兴就打他妈妈”“他平时不怎么爱和别人交流,比较沉默”等细节。悲剧如何避免?就从父母依法履行监护人职责开始,从自己抚养孩子开始。

《中国教育报》 2018年12月27日第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