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皓:细微处着手 “微改革”改变中国未来

国内新闻 阅读(1363)

今天,2月14日,是情人节 不管怎样,我至今没有爱人,我的妻子和孩子正在旅行。我独自一人在空房间,我也闲着没事干。 当我去基层工作的时候,我想沉下心来做些好工作,所以我很安静低调,过去两年基本上不接受采访。有时我真的无法应付媒体朋友的电话攻击,只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 今天,不能忍受“没有情人的情人节”的孤独和鲁莽,让我们破例公开说出来。

你问我,当我想破冰开国内第一辆公共汽车时,为什么会有公共汽车。出乎意料的是,我掉进了冰洞里,被媒体包围了。 你很有趣,而且你有一个“元方体”:你对此怎么看?我不会先对此事作出回应,因为实在没有必要作出太多回应。 让我先谈谈改革。

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现阶段,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学者们对此议论纷纷。然而,即使修行者迈出一小步,他们也要付出一百倍的艰辛,随时准备跌倒和牺牲。

我曾被媒体称为“第一个公开中国官员财产的人”,那是在2009年,但不仅内部会认为你大胆和“不成熟”;你一睁开眼睛,公众舆论就会问你:你打开这个套房了吗?你如何证明它?我还没有套房,你为什么有?让你哭笑不得 相反,没有被披露的就什么都不是,笑话被放在一边看。 因此,披露财产的做法无法维持。 这辆公共汽车也是如此。你不把它公之于众。没人会问起你。当你把它公之于众时,任何声音都会传来:你为什么需要一辆车?他还问你,不管红河有多大,当总书记和总理都在车里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坐越野车?然而,如果中国想实现“第二次起飞”,不继续进行改革,可以吗?

现在,改革的舆论环境已经改变,因为改革所触及的利益更加多样化。在网络时代,人们更自由、更方便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与过去不同,只要改革得以实施,公众舆论就支持改革。现在,引入任何改革都是不同的,即使这只是一个非常小的改革。会有任何反对、问题、笑话和挑战。 在这样的环境下,推进改革需要比过去更大的勇气和风险。 因此,“聪明人”一点也不会改变,因为即使一点点改变也会给他们自己带来巨大的风险。 所以,每个人都在看 看什么?观看改革的“顶层设计”

现在,顶层和底层都在呼吁“顶层设计”。但是,有两件事:第一,中国改革在头30年的成功始终是从下到上,而不是从上到下,而且是基于基层的活力和创造力。 过度依赖“顶层设计”将剥夺基层改革的动力。事实上,改革无法推进。

第二,即使设计了“顶层”,基层的行动和实践仍然存在问题。 如果不能形成支持改革、鼓励改革、容忍改革的舆论氛围,但谁先行动、先实践,谁就“先征服,先死”,那么无论“顶层设计”有多好,都不能推进,也不能转化为基层的具体实践。

事实上,这次的“公共汽车”不是我们一时兴起的,而是改进中央政府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顶层设计”即“八项规定”,变成了基层的具体行动和实践。 执行之后绝不应该喊口号。中央政府将发布一份文件。我们还将发布一份文件。中央政府将召开一次会议。我们还将举行一次会议。这是实现的结束吗?如果最现实、最突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种“落实”的意义何在?

例如,为了解决私人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问题,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并不严格,但说到基层,大家都知道和尚头上的虱子有33,354个是显而易见的,而且中央政府一再无法控制它们。 昨日,新华社的《新华视点》还透露,广州市一辆城管执法车正在拉老人和儿童玩“农家乐” 那我们必须深思熟虑。为什么我们不能控制它?症结是什么?我认为缺乏公众监督是最现实、最突出的问题。然后我们会想办法改善这个最现实和突出的问题。因此,我们引入了公开车号的方法来自愿接受监督。 我觉得目前的改革不再像改革初期那样雄心勃勃、开放和封闭,因为正如我刚才所说,改革的风险正在增加,即使有一些细节和微小的改进或改进,如果向前推进一厘米,将会遇到太多的绊脚石,即使在迈出一步之前遇到挫折,没有一个缺乏勇气和承诺的人会想碰任何改革。 否则,如果要特别提出十八大,就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政治智慧深化改革”?改革需要“政治勇气”和“政治智慧”。中央政府的提法是不是有些悲壮?但这是中国现阶段的现实。

那么,在这样一个“悲壮”的现实环境下,中国的伟大改革事业如何推进呢?对于基层来说,中央政府在提出“顶层设计”后应该如何行动和实践?我提出了一个新概念,一个新概念,叫做“微观改革” 微博兴起后,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中国社会。现在不是一切都受欢迎吗?微型电影,微型健身,微型阅读,微型生活.我提倡“微观改革”

“微观改革”指的是现实中每个人都面临的最实际、最直接的问题空,但这些问题最强烈、最突出、最能被人民所反映。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我们会一个接一个地制定出切实有效的改进措施,一点一点地推进细微的改革措施。

“微观改革”意味着永远不激进,永远不激进,永远不空说话,永远不炫耀,永远不渴望成功,永远不过度快乐,永远不超越现实 它关注我们周围现实中的具体和实际问题,关注“小事”,关注细节,关注细节。它采用“以问题为导向”的改革推进方式,充当狙击手,视“问题”为必须杀死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地“杀死”。

许多人鄙视“微观改革” 就像宣布汽车牌照一样,他说,这不仅仅是一个能解决任何问题的“小把戏”吗?应该过得很愉快,国家取消了公共汽车!只是为了好玩才公开车牌?“三王子”应该公开,全国官员的财产应该公开!俗话说,当船快的时候,它会翻船,当马快的时候,它会掉下来,当车快的时候,不撞车是幸运的。然而,知道开车太快的危险,一个人不能冒生命危险。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同意激进的改革,主张“微观改革” 完全可以想象,即使是我自己主动公开财产和车牌的小小举动也会被各种公众舆论“挑中骨头”,遭到各种各样的怀疑和指责。如果中国所有的官员都被突然地、彻底地推去披露他们的财产,中国社会难道不会一片混乱吗?今天,我只公开了一辆公共汽车,媒体和网民抓住了它。其他人已经来云南检查我的车是否应该匹配,是否超过标准,当他们拿着牌照时是否迎接了车管所,这辆车一年跑了多少公里,它消耗了多少油,维修费用中是否有任何浪费。想想全国各地的公共汽车。如果社会上仍然抱着“如果你张扬,你给我提供了惹你的线索,我会把你翻个底朝天”的心态,社会上是什么情况?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里,“推翻当权派”、到处张贴海报、到处夺权、到处抓人、到处关闭牛棚、到处攻击和战斗的动乱一再发生。

看到一个问题不如找到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改进方法聪明,这才是真正的智慧。 例如,当你一开始问我这个问题时,媒体就攻击我泄露了厅级干部不应该配备专车的“秘密”。 我读了这份报告,觉得幼稚可笑。 这是什么“秘密”啊,现在国家不说副省级、厅级,乡镇领导甚至村干部都把公交车私有化了,正常吗 但是这确实是个问题,但是说这只是个问题又有什么用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是有道理的,不是吗?想想中央下一个命令,全国都会取消公共汽车,这是为了解决问题吗?这个想法太天真了 过去,全国清理汽车运动已经进行了n次。封存的汽车和拍卖已被用于一切,但一旦聚光灯过去,清理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公交车具有越来越高的分配标准。 因此,改革不是一件充满激情的事情,改革更不是一件理想化的事情。 甚至以公共汽车为例,这不仅是一个政治问题,一个反腐败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 经济问题有时你不能坚持反对经济法。

市民亦应理性看待“三项公共开支”的问题。 “三公消费”的主要矛盾不是要求取消,而是如何实现“三公消费”的公开透明,使纳税人能够清楚地知道他们缴纳的税收政府去了哪里,是否被一些不良官员浪费或贪污。

所以,我们一直选择“公开、透明,引入公众监督”来作为我们“微改革”的主要方向。上面讲了一大堆,就是我们推行这种“微改革”的理论依据。大家可以回顾一下这些年来我所尝试的,被很多人看作是作秀、哗众取宠的一系列“小动作”,无不都是按照这种“公开、透明,引入公众监督”的思路,点点滴滴地来进行“微改革”、“微进步”。无论是在担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期间,我们尝试了组织全国第一个“网民调查团”、第一个建立网络发言人制度、第一个开通政务微博、组织全国首场“百姓新闻发布会”等等,还是后来我到了红河州,我们州委书记和州委、州政府一班人非常支持我进行“微改革”,所以,我们又先后推出了全国第一个专门的舆论监督频道、全国首个“四位一体”的民意诉求热线、全国首次微博征歌、全国首创“网络批评奖”、全国首次领导干部大规模通过媒体向人民公开述职、全国首次把群众代表请进党代会等等一系列的“小举措”,其实都是一个主线:“公开、透明,引入公众监督”。这次,我们公示公车,还是这条“微改革”的主线。 此外,虽然我们的“微观改革”也受到许多媒体的批评,受到许多障碍的阻挠和困扰,但它们不会停滞不前。例如,你认为提出“省部级以下取消所有公共汽车”的问题是否现实?理想化的东西在现实中是不可行的。 这不仅不现实,而且我刚才也解释了真相。经济原则决定,如果公共汽车全部取消,不仅不现实,而且会阻碍公众获得财富再分配的途径,剥夺公众获得财富再分配的权利。 那又怎样?这也是一项旨在逐步解决公交系统突出问题的“微观改革”。因此,我们的改革首先是取消领导人专用巴士,改为公务巴士,其次是公开车号,接受群众监督。 “微观改革”永远不会停止。例如,下一个改革措施是针对每个人最强烈反映的另一个问题进行“微观改革”:公共服务接待。我们计划成立一个公民团体,通过公开招聘进行监督。当我们接受公共服务时,这批公民可以自愿轮流“陪餐”,并定期邀请这批公民审查我们的接待费用。

你可以认为我们的“微改革”只是些“小花招”,并改变不了什么。但我曾经向媒体说过,改革其实有三种方法、三种模式,因此也就有三种前途:一种是大刀阔斧、不管不顾地干,就是所谓的“强人政治”,完全个性化施政,这种方式只要你足够强势,或者有“后台”撑着你,多能成功,但是很难被复制,你干得了,大多数人不敢干;第二种的结局是,不仅不能被复制,还可能被复辟,因为这一类“改革”完全超越了现实,可能几十年、几百年后再来看,方向都是对的,但在眼前真行不通,这是所谓“激进派”的做法。我推崇的改革做法呢?是瞅准社会进步的方向,轻轻打开一扇窗,让清风徐徐进来,再不可逆转。我称之为“推窗效应”。有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如果是狂风暴雨,“哐当”一声撞开你的窗户,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赶紧去关上窗户,拒绝任何一丝风来。所以,推窗式的改革是不急进、不狂躁,步步为营,稳打稳扎。但是,会收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之效。 例如,当我们第一次在全国建立网络发言人制度时,没有人强迫推广,但他自然起到了示范作用,很快全国就有了网络发言人。例如,当我们推出中国第一个政府微博时,中央政府没有发布任何繁文缛节来推广它,但它很快在中国生根发芽。 这就是“推窗效应”和“微观改革”效应

是的,我们只是一个国家级的宣传部。我们能做的改革太有限,太有限,影响范围太小。 我曾经在一个省的宣传部工作,一点点的“微改革”有着比较好的示范效果。 现在它只是国务院宣传部的一个平台,“微观改革”的影响很小,很小。 例如,两年来我们一直在宣传这辆公共汽车,我们不想主动大肆宣传和展示。因此,没有人注意它。直到几天前,《羊城晚报》的记者看到了我们传统宣传的公交车号码,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也不在乎。总之,我们回答了他。出乎意料的是,他做了一份报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这是“微观改革”的局限性 然而,我认为只要我们坚持“微观改革”,我们自然会默默地滋润事物,改变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就像我们近年来在红河州进行的一系列“微观改革”一样,人民申诉的渠道畅通,社会矛盾不那么激化,社会更加和谐。 过去两年在云南引起强烈反响的“舆论”似乎从未停止过。但是如果你仔细回想一下,红河州有没有发生过这些耸人听闻的“舆论”呢?你知道,红河州是云南最大的州。然而,社会非常稳定,舆论也非常稳定。这就是我们坚持“微观改革”所带来的效果 这是其中之一。

第二,我们只是一个小地方的一个小部门,“微观改革”真的就像是往海里扔一块小石头,什么都不会改变。 然而,一块小石头有时会激起波浪。 一方面,如果中央政府高层设计了一个大的改革思路和大的改革布局,我们可以在每个地方、每个部门、每个单位树立“微观改革”的理念,我们将按照最具体、最实际的问题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和能力范围内进行“微观改革”,你将“微观改革”一个长期存在的缺点,我将“微观改革”一个坏习惯,你解决了这个问题,我解决了那个问题,国家将会是什么情况?这个国家肯定有几千万个单位。即使一个单位一年只进行一次“微观改革”,也是数千万次的“微观改革”和“微观进步”。如果你迈出一小步,你就能跑一千英里。涓涓细流可以汇入大海。 如果全国各地、各部门、各单位都能坚持“微观改革”,它能成为中国改革的最强声音吗?

所以,“微观改革”将改变中国,改变未来!(云南红河州委员会常委、宣传部长吴昊回答记者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