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民营企业都遇上了这个难题 怎么破?

金融理财 阅读(1843)

在中国的私营企业中,家族企业占绝大多数。据调查统计,近80%的民营企业是家族企业。

随着老一代的产生,第二代能否成功?家族企业能够成长并成为家族企业吗?这个问题不仅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也是家族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积极的家族企业

2018年,中国新闻社是来自江苏省和浙江省私营企业生活状况调查和访谈的培训师。结果发现,许多私营企业在成立时都是家族企业。

中新社顾华夏摄影

江苏和浙江一直是私营经济的高地,也是中国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在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中,浙江和江苏的民营企业数量达到175家。

在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最新出版的一本书[0x9a8b]中,家族企业最集中的领域是广东、浙江、江苏等传统商业省份,占三省家族企业总数。53.3%。

顾名思义,家族企业是指其财务权力或股份主要由家族控制,其最高领导人是家族成员的公司。

《中国家族企业生态40年》提到,根据2016年的调查统计,中国家族企业在民营企业中的比重已经达到80%。有专家表示,家族企业在A股市场上市的民营企业比例从2016年的48.9%上升到2017年的55.7%。

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庄从生说,中国的家族企业已经成为最活跃的,中国经济结构中具有创造性和竞争力的经济组成部分。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前沿已经成为中国在世界上的名片。

“成长中的烦恼”

即使有一份好的成绩单,家族企业的发展仍然存在一些“麻烦”。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斌指出,我国民营企业大多是家族企业,在一定历史阶段就有其存在。但要自觉克服家族企业的弊端,努力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引进先进的管理技术。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家族式经营模式有利于有效完成原有积累,但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弊端逐渐显现。比如,股权的地位不明确;血缘企业的内部管理意味着无法摆脱家族血缘关系的干预,这往往导致企业进入经营困境;同时,权力、责任和利润的模糊界定也使得企业的管理无法有序。等等。

其中,由于家族企业产权的高度集中,不利于吸收先进人才。即使引进优秀的人才,由于管理环境的制约,也无法表现出优秀的人才,从而阻碍了企业向现代企业制度的转变。问题。

全国工商联研究室主任,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林则彦认为,从公司所有权和经营权角度出发,要确保可持续健康发展。对于家族企业,有必要促进公司系统以及家族外部的变革。非核心人员共享公司的财产权,剩余索偿权和管理权。一些质量较低的家庭核心人员将退出重要的业务管理职位,并将权力移交给专业的管理人员。

很难接管吗?

但是中国人的家庭观念普遍很强,并不是目前将公司移交给职业经理人的绝大多数公司。而且,中国有句俗话:“富人不是三代人。”随着第一代的逐渐老龄化,企业的发展和传承变得更加紧迫。

根据《中国家族企业生态40年》,一代企业家的平均年龄为55岁,是代际继承的关键节点。对于家族企业而言,他们面临着持续经营或业务转型的选择。

而《2018中国企业家家族传承白皮书》引用的数据显示,家族企业的平均预期寿命为24年,与公司创始人的平均工作年限完全相同; 30%的家族企业可以达到第二代,其中不到2/3的公司可以达到第三代,而后者中只有大约13%可以通过第三代。

方泰集团的创始人毛立祥曾对当代中国家庭的继承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现在民营企业已经达到了继承的顶峰,500万家族企业将从第一代到第二代拥有300万家。但现在已有200万家族企业在第二代继承中被淘汰。”毛泽东李翔的观点略有夸大,但它客观地反映了家族企业的个人经历。

那么,到底如何才能让创二代成功“接棒”?林泽炎表示,根据国内外家族企业成功传承经验,新一代家族企业管理者只有在继承老一代家族企业管理者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创业,也就是通过“继创”,才是家族企业永葆持续辉煌的根本所在。

继创说起容易,但要真正做到却实属不易。在日新月异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创二代如何面对“创新”与“变革”的冲击,以及新老两代人管理理念的摩擦?创二代们正在进行摸索和尝试。

宗馥莉作为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之女,从2004年回国进入娃哈哈工作已有15年。如今她的身份是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

宗庆后时代的娃哈哈,旗下明星产品是娃哈哈营养液、营养快线、瓶装矿泉水等传统饮品。但随着环境和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娃哈哈也变了。

宗馥莉进入娃哈哈后,推出了一系列迎合年轻人口味的新产品和品牌营销活动。数据来看,2009年到2012年,宏胜集团年营业收入增长率超过30%,2012年,宏胜年营收达80多亿元,占娃哈哈集团总营收的1/5。

家族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创一代的赫赫战功无法被抹灭,更难以超越,接班问题越来越成为创二代的“烫手山芋”。普华永道的调查报告也显示,内地受访企业中愿为家族企业工作的下一代家族成员人数为58%,比2016年下降了13%。

当前已有不少家族企业后代选择了独立创业,干出另一番天地。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便是其中之一。王思聪在2009年成立的100%控股的普思资本,已发展为投资规模超过30亿元的股权投资机构。2018年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中,王思聪的个人资产达50亿,位列第16。如今,他的投资领域涉及直播平台、电竞俱乐部、线下网吧、硬件产品商、游戏制作公司等。

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之女柳青是另外一例。不过,作为非典型接班人,柳青的创业是建立在柳传志早年间立的规矩之上:柳家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

2014年,柳青放弃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的职位,选择加入初创企业滴滴。2017年,柳青入选当年《中国家族企业生态40年》全球影响力百人榜,成为唯一上榜的亚洲女企业家。

实际上,直接进入父辈的公司也好,走先创业再接班的“迂回路线”也好,亦或是另起炉灶也好,家族企业正在用不同的方式实现自己的的事业“继创”。

(责任编辑:王擎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