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上位记阿妤小说-女主是阿妤的小说阅读

  • 2020-04-24 16:58编辑:田岛
  • 宫女上位记 宫女上位记

    屋里的星星主角:封煜阿妤

    类型:古风状态:连载中

    立即阅读
  • 最新小说宫女上位记中的阿妤是该书的女主,小说对阿妤的人物刻画细腻,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啊:
  • 宫女上位记

    宫女上位记第 3 章

    “阿妤姑娘被抬了回去,应是没事的。”

    杨德也是艰难地说出这句话,三十大板没有丝毫掺假,他那句“没事的”说得他自己都心虚。

    他这话音落下后,知道銮仗停下来,里面也没传出一点声音。

    杨德又琢磨不清圣上的心思了。

    銮仗停下,封煜跨步进了御书房,杨德紧跟着,忽地听见一句:

    “年宴时的名单,不用记容嫔了。”

    杨德咂舌,连忙应是。

    年宴时的名单?还能是什么,明年圣上就要选秀,原打算给宫里的老人册封提个位份,容嫔这一出,直接将贵嫔的位份给弄没了。

    封煜伏案处理政事。

    他倒不是给那个宫婢出气,而是不喜容嫔的作法。

    自幼身为皇子,他性子霸道且小气,看中的东西就算自己不要了,也不许别人毁了去。

    ***

    即使妙琴处处刁难,阿妤最终还是熬了过去,不过她没想到的是,伤好了之后,她依旧顶着原先的差事,并没有被打发到殿外去。

    不过还是和之前有些不同。

    容嫔主子不再要她守夜,阿妤也乐得轻松。

    其中最令阿妤有些难做的还是妙琴的针对,妙琴身为瑜景宫的掌事宫女,几乎相当于半个容嫔主子,她的话就是容嫔的意思,一时之间,瑜景宫的风向有些变化。

    近两个月,瑜景宫的红灯笼一直没有亮过。

    宫里伺候的人心思有些浮躁,不由得猜想自家主子是不是失宠了?

    阿妤也有这种想法,毕竟两月不见圣上,以往可从来都没有这情况,不过她也只敢在心底想想,面上丝毫不敢露出来。

    正殿里,容嫔气得摔了手边青花瓷瓶:“皇上究竟是何意思?”

    妙琴小心避开地上的碎片,主子这一生气就摔东西的习惯是自幼养成的,进宫了也不曾改过来,她有些迟疑地安慰:“也许只是前朝忙——”

    “忙?”容嫔冷笑一声:“乾玉宫侍寝五日,就连坤和宫都去了两次,偏生来本宫这里就忙了起来?”

    妙琴扑通跪地:“主子这话说不得啊!”

    即使再如何说乾玉宫也无碍,但是坤和宫那可是皇后娘娘,最得皇上敬重,若是今天的话传进皇后耳里,主子的处境就要越发困难了。

    容嫔梗着脖子,却到底没有再说。

    她拍了下桌子,终于掩不住心底的惶恐:“那你说,本宫该怎么办?”

    这宫里的奴才都是看人下菜碟的,今儿个送来的膳食都有些凉了,若是皇上再不来这瑜景宫,她有些不敢去想自己会是何处境。

    妙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犹豫了许久:“如今天凉,主子何不送份汤水去御书房?”

    这招是淑妃常用的,其他人不是没用过,可都不过是东施效颦。

    所以妙琴这话一出,容嫔就皱起眉头,妙琴连连补充一句:“主子亲自送去,岂不是越发显得有诚意?”

    容嫔眸子一亮,又有些犹豫不决:“这能行吗?”

    “试试才可知。”

    容嫔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罢了,你去让人熬一盅红枣乌鸡汤,本宫亲自送去。”

    她没有办法,再见不到皇上,这宫中就要坐实她不受宠的言论了。

    阿妤得到这消息时,容嫔已经带着人朝殿前去了,她有些惊讶,却对此事不报希望。

    淑妃多受宠的人,可见她去过御书房?顶多只是派人将汤水送过去罢了。

    后宫不得干政,那御书房就不是后妃该去的地。

    果不其然,不过两炷香的时间,容嫔主子的仪仗就抬了回来。

    阿妤离得远些,隐约看见容嫔捂着脸,似是眼角通红。

    小李子是抬着仪仗一起去的,等容嫔进了正殿后,阿妤招手让小李子过去,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

    她站在长廊里,五色梅缠着她的指尖,小李子站在栏杆外的地面上,也低声回她:

    “去了一趟殿前,连圣上的面都没见着,就被撵了回来。”

    这个“撵”字,小李子丝毫没有用错,当时杨公公进去通报了一声,出来后脸色冷得十分难看,显然是被圣上训斥了一顿。

    杨德心情不好,对容嫔说话自然也就不客气,险些将容嫔当场气哭。

    阿妤不觉得意外,朝他点了点头,刚要转身离开,小李子忽然轻声叫住她,阿妤不解回头。

    小李子紧张地攥了下袖子,担忧地看向她:“你自己小心些,别被掺和了进去。”

    阿妤笑得眸子弯弯:“李子哥放心,我省得的。”

    她轻步走回去,主子心情不好,将人都赶了出来,她也没进去,就站在殿门外待着。

    容嫔这一趟在宫里闹了个笑话,第二日请安回来后,脸色铁青一片,阿妤等人根本不敢上前触她霉头。

    可这事,不是她想避就能避开的。

    三日后,阿妤如往常一样守在殿前,百无聊赖地走着神,忽地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妙琴从里面露了面,皱眉看了阿妤一眼,冷哼道:“跟我进来。”

    阿妤倏然掐紧了粉嫩的指尖儿。

    经历了那件事后,她可不觉得容嫔主子找她会有什么好事。

    她跨进去,停在了三重珠帘前,屈膝弯腰:“奴婢参见主子。”

    里面许久没出声,好生让她行了半天的礼,阿妤只当主子要拿她出气,心底微松。

    毕竟这行礼下跪,是宫女最常做的事,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半晌后,帘子里终于传来声音:“你去替本宫办件事,若是办好了,本宫重重有赏。”

    阿妤蹙眉,心有不安:“主子严重了,替主子做事是奴婢分内的事。”

    容嫔笑了声,阿妤只听出了凉意,她闭紧了嘴,不再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你去替本宫将小厨房熬的参汤送到御前去。”

    阿妤眉头狠狠跳了下,前几日主子才在这事上跌了跟头,怎得还没死心?

    她不想去。

    主子去都讨不得好,她一个奴才更不用说了。

    她不安地甚至连主子此举的深意都没去想。

    她直接跪在了地上,掐着手心,颤颤巍巍地出声:“奴婢不敢,怕办砸了差事。”

    容嫔不耐听她继续说话,直接道:

    “你若办得好了,本宫自然有赏,若是办砸了,呵!”

    剩下的话容嫔并未说完,可那声冷笑代表了什么,却不言而喻。

    阿妤白了白脸,不敢再拒绝,艰难地领了差事。

    出了正殿,有人将拖着汤盅的银盘递给她,阿妤抿紧了唇,恨恨地接过来。

    小李子远远看见,走过来问:“主子让你去做什么?”

    阿妤心情有些乱:“我也不知道。”

    小李子视线在她脸上顿了下,心底叹息一声,将自己知道的消息都说出来:

    “皇上现在在乾坤宫,你这一路上好生想想……”

    阿妤先是一喜,在乾坤宫可比御书房好太多了,至少那地儿后宫的人能去,等小李子下半句话出来,她有些不解抬头:

    “想什么?”

    小李子有些哑声,眉头拧在一起,才将话艰难说出来:“想你以后该怎么办。”

    他看着女子娇艳的容貌,将主子的心思猜了个大概。

    他想让阿妤和周琪都平安地走出皇宫,可他人微言轻,什么都做不了,而这段时间的事,注定了阿妤要出宫,难,很难。

    阿妤余光瞥见正殿的帘子似从里面掀开,不敢再耽搁时间,忙忙说:“等我回来再说!”

    说话,她就端着银盘匆匆跑出了瑜景宫。

    阿妤一路小跑,穿过御花园和长长的甬道,才看见乾坤宫的影子,眼瞧着门前的小刘公公,她松了一口气,幸好没白跑这一趟。

    小刘公公是杨德的徒弟,日日跟着圣驾跑,他在这儿,皇上定也在这儿。

    阿妤规矩学得极好,即使一路跑着,银盘上的汤水也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她深呼吸了一下,稳住了身子,低头恭敬地走到乾坤宫前,不出意外的,被小刘公公伸手拦住。

    “何人?”

    阿妤第一次来这乾坤宫,只觉得压力倍升,心惊胆颤的,只想赶紧将参汤送进去,当下一服身,仰着白净的脸蛋,笑盈盈地声音脆亮:

    “刘公公,奴婢是瑜景宫的,我们主子忧心皇上身子,特意让奴婢给皇上送参汤来。”

    她不过十四岁,仗着年龄小,娇憨浅笑得丝毫不收敛。

    伸手不打笑脸人,小刘子摸了摸鼻子,面上也柔和了些,即使前些日子容嫔娘娘刚被训过,他也没对阿妤冷脸,客客气气地:

    “瑜景宫的?且等一会儿,奴才进去通报声。”

    阿妤见御前的人这般好说话,心底也松了口气,就算差事没完成,没在御前留下坏印象也算件幸事。

    这边小刘子让阿妤等着,自己轻手轻脚地进了殿内。

    杨德立在案桌边,听见动静,轻步走下来,听了小刘子的话,低声问:“只来了个宫女?”

    “对,不过不是容嫔身边的妙琴,有些眼生。”小刘子没说的是,那宫女长得有些太好了。

    杨德猜到了什么,透过没关严的殿门瞥见外面俏生生站着的人,心底轻啧了声。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封煜的注意,他停下墨笔,抬起头:“何事?”

    杨德快步走上台阶:“是瑜景宫的阿妤姑娘,来给皇上送参汤。”

    还没退出去的小刘子听见杨德的称呼,心底一紧,姑娘?

    封煜皱了下,半晌才想起杨德说的是何人,他下意识想起那双软若无辜的手,眸色稍暗。

    殿内寂静了片刻,就在杨德以为皇上忘记阿妤姑娘是何人了时,封煜才平静开口:

    “让她进来。”

  • 上一篇: 宫女上位记封煜-封煜小说章节阅读

    下一篇: 宫女上位记屋里的星星-宫女上位记by屋里的星星章节阅读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