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学生为何选择暑假留校

热点专题 阅读(683)

教学生涯愿景

为什么高中生选择留暑假

今年夏天,职业学生是如何度过的?

为了解暑假期间留学生的情况,中国青年报教育科学部和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进行了微观调查,收集了近2000份问卷。调查发现,20%的高职学生选择在夏季入住。在年级分布方面,新生,大二学生和四年级学生(四岁)分别为47%,44%和9%。就保留目标的实现程度而言,他们认为它们非常一致,基本一致且不一致,分别为30%,63%和7%。

进入社区并完成更多“第一次”

他们在夏天住哪个“小时”?根据调查结果,10%的学生正在准备入学考试,31%的学生是兼职,23%是社会实践,15%是实习,2%的同学是逃离父母。在入学期间,选择在整个夏天,在一个月和10天内留在学校的学生分别为47%,33%和20%。

今年夏天,北京财贸职业学院金融学院2016年通过国际金融专业刘维汉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她在毛主席纪念堂做了为期13天的志愿服务。

“我们志愿服务的主要职责是与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合作,引导队列,维护团队的秩序,耐心地回答游客的问题。纪念馆的教官把我们分成了不同的职位包括:南庄皇,北庄,仙花岗,周边岗位,团队预约和蓝立方。我在小组的3个职位,负责导游的退出并回答公众提问。我说了。

在志愿服务的两周内,刘一涵每天都遇到很多“可爱的人”。他已经走了很长的路要走,在烈日下在广场上排队两三个小时。年长的祖父坐在轮椅上,穿着军装。即使他不方便,他也不得不上楼去看毛主席。来自不同国家的外国游客也很多。

“能够与他们沟通并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我感到非常高兴。与此同时,我锻炼身体,感受到祖国越来越繁荣和强大。”刘雷涵说。

郭少斌是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2017级学生。这个暑假,他获得了他生命中的“第一桶金”。

在朋友介绍之后,郭少斌将在这个假期做大工作:成立兼职企业家团队,以D2C(企业代表面对潜在客户群)的形式为京东公司推广业务和招募新客户)。假期结束后,团队成立了。

“我们没有做太多的宣传。但是很快就有数十名学生来了。有些学生也带来了在其他学校学习的朋友。这完全超出了郭少斌的期望。”主要关注的是人才招聘,但他们找不到任何事情要做。后来,他们挑选并挑选了16人。“

未经预约,郭少斌成为团队的队长,小伙伴称他为“承包商”。难怪他负责联系业务,分配工作,协调意外情况,安全教育,绩效评估和工资结算。

“所有工作都不容易,销售工作也很困难,而不是像学生一样容易。”郭少斌感慨地说。据悉,学生一天的收入实际上并不多,基本工资为90元,加上绩效佣金约为150至200元。

也许是因为学生们在工作中练习,在分享总结时互相鼓励,加上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市场的洗礼和企业家的精神,队友们都感受到了暑假。非常充实。 “16人没有退出中间。”郭少斌自豪地说。

暑假,“充电”的好时光

今年夏天,许多高中生选择留在学校“收费”并提高他们的专业能力。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2018级工业机器人专业学生陈雄早有预感,他的这个假期要留在学校了。

5月,学校举行全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选拔,他们的项目《基于机器视觉的透明药瓶底部缺陷检测》获得一等奖。随即项目被推荐到广东省赛复赛。之后,他们的项目入选广东省决赛。陈雄说:“金奖银奖常有,而省赛不常有!能和全省本专科学生同台竞技,是我们的荣耀。得知这个消息,我们都开心得跳了起来。”

陈雄算是这个项目的主要参与者之一。据他介绍,这个项目是来自一个药厂的真实“难题”。由于需要高速高效检测透明药瓶,且缺陷特征极其不明显,药厂作为项目需求方经过多次研究攻关后失败,2017年11月向陈雄所在机电学院机器视觉研究中心求助。师生共同组成的项目组应运而生。

陈雄加入团队后,作为技术组负责人和组员一起攻克技术难题,为项目提供技术支撑。

“假期的8: 30-22: 00,我们要么在学校工作室,要么在工厂车间,要么就在去工作室和车间的路上,天天如此。创业中心的老师与同学们吃、住、行、学、研讨全陪同。我们就是要争这口气,在老师的指导下,我们把这个难关攻克了。我认为这也是让整个高职学生群体扬眉吐气了!智能制造的创新之路上不能缺了高职生。”陈雄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广东省比赛决赛之前,项目研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通过了有关部门组织的成果鉴定。比赛项目也在广东省决赛中荣获银奖第一名,并被推荐参加国赛集训。

北京财贸职业学院2015级贯通外培项目、现代物流技术与管理专业学生韩放,则选择参加了一个夏令营。

“北京市高端技术技能人才贯通培养实验项目,主要是学习英语。我去年参加过一次,今年是第二次参加。在学习过程中我挺开心的。老师们也都很幽默,很有耐心,授课也不会像平常的授课那么死板。”韩放说。

韩放表示,夏令营开始和结束的时候都有一个测试。“这是一个对比分析测试,评估你经过这个训练成长了多少。我感觉进步最大的是口语,因为现实生活中你没什么机会用英语跟人交流,但夏令营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生活场景练习,很实用”。

到农村,感受到的不只是泥土香

对于高职生来说,贴近基层是他们天然的优势,这个暑假,不少高职生用他们学到的专业知识回报乡村建设。

调查发现,高职生暑期留校男女生比例约为46∶54。来自东部、中部、西部农村学生留校比例分别为38%、21%和10%,而来自东部、中部、西部城镇的留校学生比例分别为17%、11%和4%,总体呈现出来自农村的留校高职生为来自城镇学生的两倍。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刘晓丽作为学校组织的“工小程”赴川志愿服务团的一员,利用暑假的时间参加了青年志愿者关爱农民工子女专项志愿服务活动,到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黄渡镇晨钟村做了有关留守儿童的调查。

刘晓丽从团队的“农村留守儿童的监护类型及家庭教育现状调查表”信息反馈和访谈中得出,这些留守儿童中由祖父母监护的占大部分。在农村,儿童监护的责任,很少由青壮年来担任。

刘晓丽说:“这个村留守儿童父母不少都离了婚,一部分父母选择了另组家庭,一部分父母选择单身并外出打工,将孩子送到自己的父母或是兄弟姐妹那里抚养。他们一般只在过年的时候回家看看,有些孩子可能一年只能见一次父母,有的甚至几年才能见到父母一面。”

“看着他们,有感动也有心疼。”刘晓丽说。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审计专业学生赖小桃则表示:“这个暑假,我要留校开展国家好政策下乡宣讲。”

赖小桃要加入的政策宣讲团是广东省级三下乡实践团队。在3位老师带领下,6名学生团队的目的地是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主要工作任务是对国家政策进行宣讲。

“一开始有点蒙,感觉无从下手。”老师为赖小桃和同学们的宣讲进行了详细指点。“此后宣讲过程中,我们从唠家常、讲故事开始,一步步引导他们接近主题,然后用启发回忆的办法,让农民们讲述改革开放前后家乡的变化以及他们自己家的生活变化。他们讲完之后,我们会紧跟着作总结提升,让他们的认识更深刻一些。”

在田间地头走访,赖小桃切身感受到瑶族乡亲的热情好客。赶上吃饭的点儿,乡亲们一定会留她在家里吃饭,再送上一些自产的瓜果蔬菜;说到开心之处,他们还会主动唱瑶族山歌给大家听。虽然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语言交流上的小障碍,但是,乡亲们都会尝试用不太流畅的普通话来跟同学们交流。

“一言一行中,我们能看得出来他们对国家惠民政策的认可,对党和国家的感谢和拥护,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让我感到这个暑假很有价值。”赖小桃说。

实习生 康玺 通讯员 刘文明 来源:中国青年报

http://www.sugys.com/bds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