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三农发展的生态之变:盈盈脉脉苍溪绿

热点专题 阅读(1055)

图片

显示了本报“双绿色”蹲坐研究记者邓丽在采访现场。

我们的记者邓丽

“我最记得苍溪县,用绿色的亭子送客人。”那时候,诗人陆游从夔州(今重庆奉节)来到南郑(今陕西汉中),走过四川省苍溪县“宋克亭”留下的着名短语,成为苍溪风景优雅魅力的代表之一。

沿古蜀道穿过大巴山南麓,沿嘉陵江下行。随着长河的渗透,苍溪河的盖子被轻轻掀开。这里的山峰不再高耸,山涧不再深邃莫测,蜀道也不再徘徊在陡峭的悬崖上。从海拔最高的九龙山那秦巴山的绝色风光,到海拔最低的古吟诵“绿色亭子”,苍溪与舒门山相比显得柔和而丰富。与川西平原相比,苍溪错落有致。在山的重水回收过程中,有一条连续不断的绿色溪流。绿色,一个接一个,时而深邃,时而高耸,时而透明,时而朦胧,带着特殊的情感将苍山溪流的美丽转化为乡村和家园的美丽。

这种美是从一个小花园到一个大花园的惊人绽放。“清理花园”是苍溪人的智慧和力量。

20世纪70年代末,苍溪仍处于温饱困境,农民唯一能拥有的地方就是房子后面的角落。苍溪人对土地有着极高的了解,在这些小角落的“棕榈田”里种植果树、种植药材和饲养牲畜,使一个又一个农场院子变得非常热闹。一年后,这小小的田间收获成了苍溪人吃饱穿暖的希望。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进一步激发了苍溪人民对土地的热情和灵感。从住宅前后的小果园、小桑园、小茶园、小鱼塘、小药园等“五小经济”的发展,到花园经济成功转型为“六个一”(一个每户一亩以上的经济花园、一口机器操作的卫生井、一个100立方米以上的微型水箱、一个沼气池、一个石院坝和一条通路),他们对花园经济的认识不断提高和拓展。

苍溪红猕猴桃原本是偏远山区的野生藤本果树。“它的形状像梨,颜色像桃子,猕猴喜欢吃东西,所以它有各种各样的名字。”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它花美果美。果肉是一颗放射性红色的心,非常甜,远近闻名。然而,苍溪人不仅对它惊叹不已,还将其优化培育成千万棵树,种在苍溪千山万河。他们不仅画了“中庭井上的猕猴桃”的立体图,还成为苍溪山、山、水的美景。苍溪红色猕猴桃也已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和四川名片。

不仅如此,成千上万的苍溪家庭依靠小农村,苍溪梨、川明参、芦笋、柑橘和毛兔也在蓬勃发展。此外,苍溪还培育和加强了苗木产业。每年有数亿支苗木销往祖国各地,支持长江上游的绿色生态屏障。

园林经济是苍溪人创造的。它源于限制和贫困,但它在限制中寻求自由,在贫困中积累财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苍溪人在绿色发展理念的指引下,找到了无尽的“净化农村”的可能性,实现了中国几千年来农村梦的极致。

今天,苍溪人家里的小农场已经搬到了一个有山川的大花园里。小园林经济已经成为一个规模宏大的现代生态农业园区。这些园区消除了小农经济的壁垒,形成了一个无止境的特色农产品产业带。这些工业区打破了行政区划,合并了山、水、花园、森林

“山遇水,水亮。森林里到处是碎片,乌鸦回来了。晚上什么时候打扫乡村和泡茶?”元代,魏初的《鹧鸪天》诗《打扫农村,给孩子泡茶》无疑是农业文明下中国人心中温暖的“家园”的动人赞歌。

然而,在那些日子里,魏初只迷恋于打扫乡村的简单和舒适。几百年后,他从哪里知道苍溪人整理农村的智慧和勇气?陆游当时只陶醉于苍溪的“一亭绿”。他从哪里知道苍溪绿色今天如此丰富和广阔?

责任编辑: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