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老兵:我为祖国洒热血

社会新闻 阅读(1880)

士兵被称为“最可爱的人民”,因为他们能牢记祖国的委托和人民的安全,能以坚强的性格扞卫祖国的统一和完整。 我们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已经被一代又一代年轻、有血、甚至有生命的中国士兵所购买。 国庆节前夕,记者《巴蜀周末》走进几名遂宁老兵,参观他们在战乱年代的战斗故事。

◎全媒体记者王喜刚

赵仁宽:1919年6月,赵仁宽出生于巴中,1934年加入红四方面军,随部队开始长征,参加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1978年从遂宁丝绸厂退役,是遂宁唯一幸存的参加长征的老红军。 今天,他已经一百岁了,但是当我回想起那一年的时候,往事仍然历历在目。

“那些年的生活太苦了,普通人只能吃泥巴和泥土 直到红军到达,村里的人们才得到田地和口粮,他们的生活才逐渐改善。 赵仁宽回忆说,红军就像黑暗中的一道光,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在他年轻的心中播下了参军的种子。 赵仁宽1934年15岁参军,对红军怀有无限敬意。

赵仁宽清楚地记得,在穿越草原的长征中没有干粮时,士兵们吃树根、树叶甚至皮带。"皮带被烧掉了,面条上的皮被刮掉了,然后它们可以煮在水里吃。" "

1943年,赵仁宽来到贺隆军担任军械部部长。他也来过这里。他看到了日本军队的残酷。 “日本人真可恶!在山西,强奸妇女、杀害儿童和横扫城市的悲剧不时上演。 “为了保卫祖国,他和他的部队驻扎在黄河以西的一个隐蔽的城镇,准备与对岸的日本鬼子开战 他印象最深刻的战役是1944年的那场,持续了半年。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空到处都是血的味道,让人害怕得发抖。 赵仁宽回忆说,虽然有士兵在巡逻,但为了保持警惕,即使每个人都睡着了,他们还是会振作起来,拿着机关枪。

直到今天,无边无际的草原和子弹依然不时出现在赵仁宽的梦里。 赵仁宽说,经历过战争的人比别人更能体会来之不易的和平,希望人们能珍惜今天的好日子。

王俊坤:英雄战争多功勋奖

97岁的老兵王俊坤看到记者,拿出了他珍藏多年的“宝贝”。一个皮革公文包里装满了各种奖章和证书:独立奖章、解放奖章.

王俊坤,1922年11月出生于山东烟台,1943年1月加入八路军,194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王俊坤是一名通信兵。 20世纪40年代,通讯不发达,大多数战争都依赖人们步行传达命令和指示。 在一场战斗中,总部需要传达一个重要的命令,但派出了几名记者却无济于事。 在极其紧急的时刻,王俊坤主动请缨

”我把手雷串在手上,还绑着手雷,我下定决心,遇到敌人我会和他一起死去 “最终,王俊坤辜负了期望

解放战争中,王俊坤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重要战役。他英勇顽强地战斗,立功立业,获得了许多奖项。

王俊坤在部队的14年里,经历了几次生死,为国家的独立自由和共和国的建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1957年4月,王俊坤调到蓬溪县 提到以往战斗的经历,王俊坤会想起他在战场上倒下的战友和无数饱受战争痛苦的普通人。他的眼睛也流泪了。

“我不想要战争,我反对战争,战争是残酷的,战争要流血,要牺牲,普通人会受苦 ”王俊坤说道

王俊坤的耳朵在战争中受伤,现在他几乎听不到外面世界的声音,因为他年纪大了,行动不如以前。 但是只要他看到地上的垃圾,他就会拿把扫帚来清理。 他说他是一名共产主义者,为人民工作是他最大的幸福。

谢松茂:“抗美援朝”受伤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19岁的谢松茂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 次年3月,谢松茂带着他的部队渡过鸭绿江。 “当时,交通工具非常不发达。我们不得不一路穿过鸭绿江到达朝鲜新义州。 “虽然今年已经89岁了,过去的许多事情已经被遗忘,谢松茂仍然清楚地记得他是第60军第184师第53团第2连第1营的士兵

“自从我选择去前线,我已经忘记了生死。 为了保护我们的国家,我们必须勇敢。 “谢松茂身高1.73米,身材魁梧,被选为轻枪手。同时,他也是尖刀队的一员,在每一场战斗中,他总是站在最前面。

在朝鲜两年多的战斗中,谢松茂记不清自己是否经历过太少的战斗,但有一次他记得特别深刻。 那是在1952年的冬天,寒风让人发抖。在大雾的掩护下,敌军/[/k0/的部队频繁入侵。 战斗开始后,场面极其激烈。只要敌机出现在谢松茂的眼前,他就不停地射击。 因为他长时间扣动扳机,他的手指逐渐失去知觉,最后他像机器一样不停地扣动扳机。

战斗结束后,谢松茂发现子弹壳盖住了他一半的身体,他筋疲力尽,甚至站不起来

谢松茂的左臂在883.7高地的袭击中受伤。 “先炮击半个小时,然后停止,让敌人误以为我们要冲锋,他们离开掩体后,再用炮击 ”谢松茂说,三次之后,冲锋信号弹冲进了空他绝望地冲到了高处。 然而,在指控期间,谢松茂不幸被炮弹击中,暂时失去知觉.谢松茂康复期间,《朝鲜停战协定》在朝鲜板门店签署 进攻883.7高地成为谢松茂的最后一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