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评级:2019年三季度地方政府债与城投债市场分析

社会新闻 阅读(627)

原标题:债券市场综述| 2019年第三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和城市投资债券市场分析

资料来源:联合评级

1。政策回顾和亮点

1。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出台了金融对外开放措施。直接融资市场的效率可能会进一步提高,这将有利于2019年7月20日债券市场的发展。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定,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出台了11项金融领域对外开放措施(以下简称“措施”),包括允许外资机构在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允许外资机构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取得甲级主承销许可证,进一步便利外资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 这项措施涉及债券、保险、银行、信用评级等领域。该措施的出台是中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进程中的重要一步。引进海外金融机构参与中国直接融资市场,将丰富直接融资市场的资金来源,同时提高中国金融市场的竞争力,促进中国金融市场体系的逐步完善,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全球化。

2。摩根大通希望到2020年将中国政府债券纳入其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系列,这将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国内债券市场

2019年9月4日,摩根大通宣布,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政府债券将于2020年2月28日纳入摩根大通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系列。整合将在10个月内逐步完成,完成后权重为10%。 这次摩根大通指数中包括了9种中国政府债券。人民币将成为指数系列中最大的计价货币债券,这充分反映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债券的需求,并将吸引国际资金未来流入国内债券市场。

3。国务院常务委员会要求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和使用

2019年9月4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要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和使用,促进有效投资,支持短期供给,扩大内需。 会议决定,首先,根据地方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按照有关规定提前发放下一年度新增专项债务,确保明年年初使用效果良好。 第二,会议强调扩大特殊债务的使用范围,重点关注铁路、轨道交通、城市停车场、城乡电网、天然气管道、农业、林业和水利、城市污水和垃圾处理、职业教育、医疗和养老、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建设等交通基础设施。它们不应用于土地储备、房地产相关领域、债务置换和完全商业运营项目。 此外,会议建议,特别债券的数额应用于手续完备、准备充分的项目。今冬今春优先考虑社会效益和建设条件明显的项目,确保项目有效建设。要努力在今年9月底前足额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在10月底前足额拨付资金。

4。央行宣布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个百分点,这将有助于提高商业银行的流动性,有利于债券市场。

2019年9月16日,央行宣布将金融机构(不包括金融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存款准备金率全面下调0.5个百分点,并将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运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再下调1个百分点,分别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轮实施,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在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下,降息政策的实施将有助于进一步释放市场资金流动性,有利于债券发行市场。

5。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明确中国将建设现代化高质量交通网络,逐步建设交通强国,明确多元化资本担保体系,这将有利于长期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和城市投资债券。

2019年9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交通强国建设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明确指出中国交通运输能力建设将在2020年完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任务,为交通运输能力建设奠定坚实基础。从2021年到本世纪中叶,交通运输能力建设将分阶段推进:第一阶段,从2020年到2035年,交通运输能力将在15年内基本建成;第二阶段,从2036年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全面建成一个人民满意、安全保障强、世界领先的交通强国。 为了实现上述发展目标,《纲要》在基础设施布局、交通设备的适用性和可靠性、交通服务的便捷性和舒适性、安全保障、绿色发展等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 在保障措施方面,《纲要》提出“深化交通投融资改革,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完善政府主导分级责任、多元化融资和风险控制的资金担保和运营管理体系;建立健全中央和地方各级金融投资担保体系,鼓励运用多元化市场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交通运输能力建设,加强风险防控机制建设。”

城市投资企业作为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实施主体,仍将依靠城市投资企业来部署和推进“交通强国”的战略决策。同时,交通设施建设的巨大资金需求将有利于地方政府债券和城市投资债券的长期发行。

二。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市场分析

(1)发行概况

第三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逐月下降,专项债券再次加速发行,全年新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数量接近用完,或提前发行明年新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数量。

第三季度共发行地方政府债券405只,发行规模9.9亿元,环比下降5.98%,同比下降43.69% 按月计算,7月、8月和9月的发行量分别为5559.37亿元、5694.69亿元和2195.83亿元。 主要问题涉及30个省、市、自治区。湖南是发行额最大的省份(总计1330.7亿元人民币),而广东是第二季度发行额最大的省份,第三季度仅发行3亿元人民币。 财政部“要求在9月底之前发行新政府债券”,在财政部的指导下,7月和8月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在第二季度末继续保持相对较大规模。随着新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的结束,一些发行人的发行额逐月大幅波动。

从债券的类型和发行方式来看,普通债券和特殊债券的发行规模分别占28.38%和71.62%。特种债券比重逐月上升13.30个百分点,同比上升47.25个百分点。特别债券的发行增长更快。 该政策逐渐显示出对发行特别债券的支持,特别债券主要用于土地储备和棚户区改造等项目。收费公路、供水和供电专项债券的发行预计未来将继续扩大。 根据使用情况,新增债券占63.96%,再融资债券占27.31%,分别比上个月下降5.38%和1.75%,置换债券占8.73%。随着对现有债券的不断识别和澄清,置换债券的发行比上个月增加了7.13%,未来可能继续小规模发行 所有发行方式都是公开发行。

就发行期而言,政府债券的发行仍以5年期、7年期、10年期和30年期为主,发行规模分别占29.17%、17.27%、23.06%和14.59%,7年期同比增长3.15%,其他时期略有下降。 根据条款和条件,第二季度发行了17种具有赎回权或提前还款条件的地方政府债券,比上季度增加了5种。

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2019年全国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3.3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为2.22亿元,特殊债务限额为2.08亿元。 截至2019年9月底,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亿元,相当于全国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88.94%。 从发行进度来看,2019年1月至9月,全国发行政府债券9100万元,其中特种债券60.13%,普通债券39.87% 2019年,全国新增债券1.69亿元,截至2019年9月底,共发行1.09亿元,发行进度99.43%。全年新增国债发行基本完成,符合上半年发行指导意见和相关安排要求。 2018年底,国务院被授权在2019年及以后三年地方政府债务新限额的60%以内提前下达下一年度新限额。预计2020年政府债务的新限额将在第四季度提前出台。 9月4日召开的全国例会进一步明确,专项债务作为项目资本的投资领域从4个扩大到10个,但比例限制在20%左右。此外,预先发放的专项债务资金不应用于土地储备、房地产相关领域、债务置换和完全商业化的运营项目,目的是扩大专项债务对民生领域基础设施建设的刺激作用。

(2)第三季度利率和利差趋势

国债发行利率较第二季度有所下降,利差幅度明显缩小

第三季度国债发行环比下降1144.5亿元,市场资金相对宽松。地方政府债券利率趋势明显低于第二季度,7月和8月快速下降。9月份,除了3年期地方政府债券,其余期限都略有回升。 从加权平均利率来看,地方政府债券各年度的加权平均利率明显低于上季度。 在利差方面,第三季度发行3年期地方政府债券的利差略大于第二季度,5年期利差与第二季度持平,7年期利差、10年期利差和30年期利差均收窄 第三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利差为24BP26BP,大幅收窄。

III。城市投资债券发行

1的市场分析。发行概况

第三季度城市投资债券发行数量和规模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私人债务发行的比例继续上升

第三季度,货币市场继续保持第二季度的适度富裕,由于第三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下降,市场资本配置的影响减弱。2019年第三季度发行的城市投资债券数量和规模均同比大幅增长。 第三季度,全国共发行城市投资债券1033只,发行规模8674.7亿元。发行债券的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86个,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66个。发行规模同比增长95.91%,比第二季度增长1.05个百分点,比上季度增长21.10%,扭转了第二季度的下降趋势 从发行方式来看,2019年第三季度[1]城市投资债券公开发行和私募发行数量分别为584和541只,发行规模分别为4980.60亿元和3694.10亿元,分别占57.42%和42.58%,私募债券发行规模环比增长1.53个百分点。

第三季度,各级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同比和逐月大幅增长。一级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同比增长最快,市场资金向城市投资债券的分配整体继续下行。

从发行规模来看,第三季度各主要级别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同比大幅增长,AAA级、AA+级和AA级城市投资债券分别同比增长73.97%、77.88%和163.84%。与第二季度相比,AAA级增速下降44.59个百分点,AA+级增速上升12.53个百分点,AA级增速上升44.75个百分点。a股城市投资债券发行增速最快,进一步加快。 同期,AAA级、AA+级和AA级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环比分别增长34.47%、20.29%和12.32%。AA级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继续保持第二季度增长趋势,增速提高5.91个百分点。

发行规模比例方面,三季度AAA级城市投资债券发行比例为35.98%,同比下降4.54个百分点,比上季度上升3.58个百分点。AA+级城市投资债券占比32.96%,分别比上年同期和上月同期下降3.34个百分点和0.22个百分点。甲级城市投资债券占比29.35%,同比上升7.56个百分点,环比下降2.29个百分点。 按月计算,7月至9月,a股城市投资债券发行比例分别为23.86%、29.70%和33.42%,且持续快速上升。 充足的市场资本有利于发行低水平城市投资债券,城市投资债券市场资本配置水平中心整体继续下移。

第三季度,城市投资债券发行期仍以中短期为主,3+2年期债券比重继续上升。私募股权公司债券的发行比例进一步上升。

从发行期来看,第三季度城市投资债券的发行期仍以中短期为主 其中,1年及以下、3年及3+2年发行规模较高,分别占26.72%、14.07%和29.76%。3+2年期国债发行比例同比增长5.06个百分点。

从发行的债券类型来看,私募股权债券仍然是第三季度发行的主要债券类型,占比31.93%,分别比上年同期和上月同期增长19.44%和3.62%。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和定向工具分别占17.25%、3.25%和10.11%,同比分别下降11.39%、4.09%和2.49%,同比分别下降2.66%、1.21%和2.64% 其他类型的城市投资债券的比例变化相对较小。

2。“中信投资债券第三季度发行利率和利差总体保持下降”的发行利率和利差分析;然而,不同的到期日有所不同,a股短期城市投资债券的平均利率和利差都在上升。

第三季度,自2019年以来,货币市场继续保持相对富裕,发行各级各类到期城市投资债券的利率明显低于2018年同期。第三季度,全市投融资环境继续改善,发行城市投资债券的整体利率继续下降。然而,不同到期日的城市投资债券的发行利率有所不同。其中,a股短期城市投资债券利率从第二季度的4.96%升至5.22%,主要是由于私募比例的增加。其他级别和不同期限的城市投资债券发行利率逐月下降。 从月份来看,7月至9月,发行AA+级市政投资债券的利率波动较大,8月份降至201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9月份出现反弹,主要是由于贵州和江苏的个别实体利率较高。在其他级别和不同期限发行城市投资债券的利率继续下降。

第三季度,发行各级各类到期城市投资债券的利差小于2018年同期。 环比而言,第三季度城市投资债券发行利差总体趋势继续收窄;然而,不同到期日发行水平的利差有所不同,a股短期城市投资债券的利差从第二季度的242.55个基点上升至270.44个基点,而其他到期日发行城市投资债券的利差逐月收窄。 就月份而言,从7月到9月,不同到期日发行的AA+债券利差波动很大,8月份收窄至低点,9月份扩大。在其他级别和不同期限发行城市投资债券的利差稳步缩小。短期城市投资债券的平均利差从7月的[62.56个基点[288.21个基点]变为9月的[26.27个基点[252.78个基点],中长期城市投资债券的平均利差从7月的[132.24个基点[368.21个基点]变为9月的[122.48个基点[364.88个基点]

江苏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第三季度进一步扩大,发行规模最大;贵州发行规模逐月大幅下降。总体而言,地区信贷息差已收窄,但差异更加明显。西部和东北部经济下行压力相对较大,债务负担沉重的地区利差较大。

第三季度,江苏省仍是全国最大的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者,发行额为1880.85亿元,占同期全国总发行额的21.68%,同比增长2.28%。浙江省是第二大城市投资债券发行商,发行额为1.3亿元,同比增长45.64%。青海省发行规模最小,为8亿元,环比下降20.00%。 陕西省发行279.7亿元,同比增长264.19%,增幅最大的是[2];宁夏回族自治区发行15.5亿元,比上个月下降53.45%,降幅最大,贵州省发行44.48%,其次是下降

由于低水平中长期城市投资债券信用利差对区域差异的敏感性较高,且观察样本数量较多,相对具有代表性,因此本报告选取了a股城市投资企业发行的中长期债券作为样本来观察区域风险差异。 第三季度,25个省级行政区的a股投资企业发行了319只中长期债券,加权平均信用利差为366.95个基点,比上季度略有下降。 其中,黑龙江、辽宁、天津、贵州、新疆和吉林的区域信用利差相对较高,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0个基点。中国中部和东南部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的信用利差基本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上海、山西和河北的信用利差较低,分别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16.28个基点、172.43个基点和103.34个基点。 与第二季度[3]相比,第三季度13个省市的区域信贷利差扩大,福建、黑龙江、湖南大幅扩大,分别上升56.92个基点、80.98个基点和58.67个基点;分别是。8个省市的区域信贷息差收窄,山西和河北大幅收窄。同时,地区间信贷利差的差异更加明显,利差从[266.30个基点,467.18个基点]扩大到[194.52个基点,541.02个基点]

甲级城市投资债工业债负利差第三季度持续缩小,甲级+城市投资债工业债负利差快速扩大

第三季度,AAA级城市投资债券与工业债券之间的利差在[-1BP、6BP范围内略有波动,AAA级城市投资债券与工业债券相比没有明显的利率优势。一级城市投资债务工业债务负息差继续萎缩并恢复至-20BP以内 从7月到8月,AA+城市投资债券和工业债券之间的利差在-80BP左右波动,在8月中旬拐点出现后迅速扩大到-120BP左右。AA+城市投资债券相对于工业债券的利率优势明显增强

[1]本报告中私募发行的债券被指定为融资工具和私募债券

[2]海南省,海南省在第二季度没有发行城市投资债券

[3],但在第二季度或仅在第三季度发行AAA级中长期城市投资债券的省市除外。

第四,总结

在外贸矛盾和国内稳定增长的压力下,国内反周期控制政策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定的货币政策促进了市场资金的全面合理充足。在地方政府化解隐性债务的压力和城市投资企业到期债务的压力下,监管政策阶段放松,城市投资再融资环境继续改善。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显着扩大,发行利率持续下降,利差保持在较低水平。

目前,国内经济仍面临巨大下行压力,反周期控制政策、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定货币政策将在短期内持续。国务院的对外开放政策和央行的降准政策的出台,将有助于扩大货币市场的资金来源,进一步释放市场资金的流动性,保持市场整体充足的资本供给。 稳定基础设施仍然是支撑经济增长的主要起点。作为基础设施建设的主力军,城市投资的基础设施功能将得到加强。城市投资宽松的监管政策预计将继续,再融资环境预计将继续改善。建设交通强国任务的较大资金需求也将有利于长期发行地方政府特殊债券和城市投资债券。 然而,地方债务监管政策的长期方向并未改变,发行城市投资债券仍将以借新还旧为主要目的。 10月份,部分区域性城市发生了非招标迟发事件,城市招标的风险仍需关注。 此外,到2019年9月底,当年新增国债数量几乎用尽,地方政府债券的供给压力将减弱,市场资本配置的影响将减弱,资本的增加将推动第四季度城市投资债券发行规模继续扩大。

公用事业信用联合评级部

张剑飞、黄启荣、郝易哲、马于丹、徐狄龙、丁晓

注:本文已修改

免责声明:自媒体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来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允许重印。 这篇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而不是新浪的立场。 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 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进入市场时要小心。

责任编辑:李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