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贵洪:多边主义是中国外交的“金钥匙”

商业资讯 阅读(976)

近年来,由于美国对华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华盛顿在政治外交,经济贸易,科技文化交流等各个领域对中国采取了非理性措施。此外,美国西方盟国还在新疆和香港等问题上对中国造成了所谓的“国际压力”。面对这种外交环境,笔者认为多边主义仍然是中国外交的“金钥匙”。

这个键带来了很好的结果

不久前的一个典型例子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和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联名信件支持了50个国家支持中国在新疆问题上的立场。这个数字比先前指责中国治理新疆的22个发达国家的数字增加了一倍多。这50个国家的人口是这22个国家的几倍。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看到多边主义目前正面临挑战。

坚持多边主义是中国外交的传统,也是其特色和优势之一。多边外交主要通过参加国际会议和国际组织来实现。近年来,中国主办了重要的国际会议,并与国际组织进行了密切合作。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赞中国是“多边主义最重要的支柱”。

中国真正的多边外交始于20世纪70年代初。 1971年,新中国重返联合国。那时,正在实施封闭政策的中国开始走向世界。联合国成为中国了解世界和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因此,中国的国际环境有所改善,与中国建交的国家数量从60多个增加到100个以上。随着中国加入联合国系统,参与各种联合国事务,中国的多边外交开始了。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外交经历了重大调整。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加强与国际组织的合作。中国先后加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并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参与了联合国维和行动。特别是,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经济融入世界经济。与国际组织的合作已成为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在新世纪,中国的多边外交提出了许多新的亮点。 2001年,第一个以中国城市上海合作组织命名的国际组织正式成立。同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也举行了。以城市为主题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近年来,中国主办了G20,金砖四国,亚太经合组织,亚信等峰会,创建了亚洲开发银行和新开发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成立了中国 - 联合国和平发展基金,并与国际组织合作建设“一带一路”和其他多边外交一直在“听起来”。

多边外交的转型与创新

但是,近年来,多边主义遇到了重大挑战。在国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早和最积极推动建立国际组织的联合王国和美国已退出多边主义。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政府在多重多边机制“退却”的“美国优先”原则的指导下,人们开始怀疑多边主义的作用和前景。在中国,外国援助的规模,外国留学生的政策以及国际会议都是毋庸置疑的。对多边主义的意义和价值有不同的理解和判断。

面对前所未有的变化,我们坚持和扩大开放,维护和加强多边的信心和决心是无法改变的。在新时代,有必要为多边主义赋予新的内容和意义。中国的多边外交也需要通过转型和创新来进一步加强。

首先,要充分利用多边主义的特点和优势。多边主义具有多参与,多需求,多游戏的特点。多边主义主要是通过协商和协调,达成共识,统一规则和采取行动,有利于共同应对挑战和解决问题。近年来,出现了多边主义的新特点:传统多边主义和大量新兴多边主义;全球多边主义,区域多边主义和周边多边主义;大型多边主义也可能形成一些中小型多边主义。这要求我们不仅要有一个合理的多边主义战略计划,而且要有明确的行动指南。中国外交的战略需要是关注多边主义,管理多方面。它也是基于我们的价值取向。

第二,加强多边外交与邻国外交,大国外交和发展中国家外交的互动和互补。我国有许多国际组织,应该是我们外围外交的对象和内容。多边机制是发展与邻国关系的重要途径和阶段。大国外交的效率与多边外交的民主相辅相成。大国外交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有时可以在多边机制中得到缓解甚至解决,反之亦然。发展中国家仍有很大的潜力利用多边机制开展外交活动,并为发展中国家的多边外交赢得更多支持。

第三,我们应该促进从多边参与向多边领导的过渡。在多边机制中,每个人都是参与者,但参与者的贡献,参与者的角色和责任是重要的。因此,没有领导者,但可以有领导者。在多边领域,我们应努力将我们的贡献和责任转化为发言权和影响力,将中国的概念和方案升级为国际规范和议程,并在维和,减贫,妇女,南方等国际问题上发挥示范和领导作用。 - 通过系统和能力建设进行南方合作和互联。

共同努力是不可或缺的

坚持多边主义,开展多边外交,需要中央到地方政府,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

一方面,我们必须以更开放的信心和决心来处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面对中国不断发展和实力,国际社会有不同的看法和反应,欢迎和支持,以及恐惧和制约。这为中国的外交政策和行动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我们不仅要通过改革继续扩大对外开放,还要在国际规则和国际法治的前提下实现高质量的开放。另一方面,要在多边外交中培养和培养大批人才。这包括从事多边事务和多边合作的外交官以及在国际组织工作的国际公务员;政府系统的选择和推广,以及大学,智库,企业和民间组织的培训和选择。

多边主义曾经是中国从封闭走向开放的重要桥梁。这也是中国展现和平大国和大国的形象和责任的主要舞台。这也是中国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新型国际关系的必由之路。从中国外交的历史,现实和未来来看,多边主义是“金钥匙”。 (作者是复旦大学联合国和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

——